笔趣阁

75第七十五章 被尿洗朱紫倒霉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赵贞黑着脸回了延禧居,那边朱紫一边追一边吩咐赵雄飞奔而去准备热水。

????赵贞进了卧室,犹自气哼哼地在床边坐了下来。

????一路尾随的朱紫忙走到他身前,拿出帕子想帮他把脸上剩余的尿渍揩掉。赵贞身子往后仰了仰,然后扯开帕子扔在一边,伸手捧着朱紫的脸,把自己的脸贴在了朱紫脸上,全方位地蹭来蹭去,直到确定朱紫和自己分享了赵梓的尿液后方才作罢。

????赵贞虽然长年累月地老谋深算,以致显得有些老气横秋,但是确实是只有二十岁。他的脸因为养病的这段时间被朱紫进行各种大补,早变得又白又嫩的,此刻紧紧挨着朱紫的脸磨蹭,朱紫居然感觉出一种有点变态的快-感,一股酥麻从她脸部晕开,很快就触电般传遍全身,她忙试图推开赵贞:“别玩了,先洗澡啦!”

????赵贞蹭了一会儿,也蹭得有些心猿意马,低声道:“我早上冲过冷水澡了。”

????说罢,赵贞忙里偷闲撩起了自己的罗袍,把裤子往下褪了一点,然后坐在床沿上,分开朱紫的两腿,把朱紫抱起来,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

????他的腿太硬,朱紫坐在上面觉得很不适,扭来扭去,想坐的更舒服一点。

????赵贞被她磨得呻-吟了一声,深吸了一口气。

????他凤眼盯着朱紫,一手揽住朱紫的腰,一手去撕朱紫的裙子和亵裤。

????“嗤啦”一声,赵贞把朱紫的亵裤在两腿之间撕扯开了一个大洞,他先把手伸进去试了试,觉得这个洞的大小还算可以,就两手把朱紫往上高高托起,然后对准位置用力摁了下去。

????朱紫被他揉搓着一阵子,虽然有些湿意了,可也只是有些,被他这么一顶一摁的,顿时就觉得疼不可忍,开始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道:“太妃娘娘刚搬过来……咱……咱得去陪她老人家……还有赵梓……”

????她不提赵梓还罢,一提赵梓,赵贞就觉得脸上和发上都臊臊的,顿时火冒三丈,开始不管不顾了。作为武将,赵贞在和朱紫的房事上一向是很放纵的,几乎每次都要折腾一番。这次因为受伤,即使朱紫在身边,他也不得不小心翼翼温柔似水地行房,已经大半年没有痛快过了,早憋着一股邪火,哪里会轻易放过她?

????见她挣扎,赵贞盯着她,狞笑了一下,抱起朱紫扔在了床上。朱紫看着他那样子不像是好笑,顿时大惊,忙不迭地往床里逃。

????赵贞却伸手攥住她的脚踝,把她拉了回来。

????他从地上捡起自己亵裤上的腰带,用牙一咬,然后一撕,腰带一分为二,他握住朱紫的脚踝,把朱紫的两个脚踝分开,绑住吊在了床架上。接着又用朱紫的披帛把朱紫的两手在胸前绑好,推到了头顶。

????在这期间,朱紫一直无声地挣扎着,可是身子恢复的赵贞力气大得惊人,她无论如何也挣不脱,只得气喘吁吁地瞪着赵贞,奢望用眼神逼退他。

????床门此时并未关上,朱紫感到亵裤被撕开的地方凉飕飕的,有些害怕,正要开口求饶,却被赵贞凤眼一眯,给吓了回去。

????赵贞握住她的双腿,身子往前一送,用力刺了进去。

????朱紫本那里本来还有点湿润的,经过他这一番做作,早被吓得变得干巴巴了,被赵贞这么冲锋陷阵地一刺,马上就疼得一缩,可是身子被赵贞掌控在手中,最终在针扎般扩散的疼痛中被赵贞一举攻陷。

????赵贞一顶到底后,其实外面还留着一部分未入,他不敢硬入,就握住朱紫的大桃子,缓缓地退了出去,快要全出时,再慢慢顶了进去,如此进出几回之后,就感觉到了朱紫那里的润滑和柔嫩。

????他用力顶了进去,停在那里,看着朱紫的反应。朱紫大眼睛湿漉漉地看着他,里面带着央求,赵贞心一动,轻轻抽动了一下,忽然发感觉到朱紫下面痉挛一般紧箍住自己,他头皮发麻,试探着又往那里顶了一下,朱紫浑身颤抖,被吊起来的两条腿拼命往里合着,白嫩的脸变成粉红,嫣红的丰唇也在微微颤抖:“赵贞,别,别碰,别碰那里……”

????赵贞深吸一口气,牢牢抓住朱紫的大腿,对准那里用力大开大合撞击起来。

????朱紫觉得一股奇怪的感觉攫住了她,她刚开始还拼命忍耐着,后来再也忍不住了,随着赵贞的顶弄进出呻-吟着。

????她的声音是那样的娇媚,她的下面是那样□,她的身子是那样的销魂,赵贞在这极致的欢愉中开始失控,对朱紫的撞击狠到不可思议,次次完全深入,朱紫感觉又是紧张又是怪异又是疼痛,最后终于哭了起来:“赵贞……求……求你……”

????赵贞分开她的双腿,俯□子去,撕开朱紫特地选的赵梓最喜欢的粉色抹胸,露出颤颤巍巍的大桃子,用嘴咬了上去。他顶弄更快,终于在朱紫失禁的哭声中,拔了出来,全部发射在朱紫肚皮上。

????赵贞也不管朱紫,自顾自在床上躺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才缓过劲儿来,起身把朱紫手脚上的束缚解开了。

????腿上臂上的束缚一解开,朱紫一下子放松了下来,瘫软在床上,一动不动。此时,她那里犹在震颤抽搐,可是脚踝手腕却隐隐发痛。朱紫也知道自己被赵贞弄得身上身下湿漉漉黏唧唧的,可这会儿什么都顾不上了,只管闭目休息。

????赵贞稍稍休息了一下,抱着朱紫就去了净房。

????把依旧软瘫的朱紫抱在怀里洗鸳鸯浴的时候,赵贞一面心里感叹自己实在是太强了,把朱紫搞成这个样子;一面看到朱紫手腕上脚踝上的青紫痕迹,也有些心虚——这个样子怎么去见母妃呢!

????赵贞的心思很复杂,可是身体很直接很简单,毕竟是二十岁血气方刚的年龄,正处于顶峰,洗着洗着赵贞就又开始跃跃欲试了,下面又挺得老高。朱紫在怀,赵贞才不愿亏待自己呢!他把朱紫摆成背对着自己的姿势,双手捞住朱紫的两胯,对准位置再一次顶了进去。

????因为已经泄过一次身了,赵贞这次特别持久,慢条斯理地把这桩事情干出了层次,干出了趣味,干出了骄傲——他把朱紫给干晕了!

????抱着朱紫回到卧室,赵贞把晕过去的朱紫擦拭干净,这才拉起被子盖住朱紫,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床上已经换好了干净整洁的床单铺盖,屋角也早放上了冰,整个卧室内凉阴阴的,朱紫选购的花梨木攒海棠花围拔步床缓缓散发着香氛。

????赵贞心满意足,觉得自己战胜了赵梓,朱紫还是自己的,很快就睡着了。

????金京的南安王府很大,但是赵贞和太妃都不打算长住,所以只是收拾了准备住人的院落,其他都空置着,也没怎么收拾,反正母子俩都不是好客的人,也没有什么客人来住;朱紫倒是好客得紧,可惜没什么亲戚。

????赵贞临去北疆,命赵雄盯着人在各个院子里全种上了树,而且是一个院子一种树木,这个院子是云杉,另外那个院子就是梧桐,下一个院子就是冬青,再下一个院子就是桂树……赵雄买树的时候又舍得花钱,买的都是些颇育了些年头的大树。这下子过了半年多,生生的把一个大好的雕梁画柱的南安王府变成了树影瞳瞳的森林公园。

????高太妃抱着赵梓等待赵贞和朱紫过来吃午饭,可是左等等不来,右等等不来,匆匆用过午膳之后,就抱着赵梓去延禧居寻他那一去不回杳如黄鹤的不负责爹娘去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杀到了延禧居外院,高太妃想了想,挥退了身后跟的女官和宫女,抱着赵梓,只带着黄莺和乳燕往里走,却被尴尬的赵雄拦在了内院门口。

????看着抱着小世子的太妃娘娘,赵雄一边吭哧吭哧解释,一边很是替卧室里面高卧的王爷脸红,恨不得替他老人家找了地洞让他钻进去避羞——国丧期间白日宣淫什么的,太丢人啦!

????高太妃抱着小赵梓笑眯眯地听赵雄瞎掰,末了明白了,挑了挑眉,抱着赵梓挨院去逛森林公园了。

????太妃娘娘一走,赵雄忙擦了擦冷汗:王爷进延禧居前交待不要人打扰的,可太妃娘娘也是来者不善啊!

????赵雄心里替朱夫人——哦不,现在是朱侧妃了——大大担忧。一般这种事情,当娘的不会觉得自己儿子有错,只会觉得自己儿子是被人勾引了!

????朱紫直到午后才醒了过来,赵贞早就出去了,此刻卧室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朱紫浑身酸痛,手腕和脚踝那里已经肿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凄惨,所以也不叫人,默不作声地躺在床上,苦苦思考对策。

????刚回到府里,就只管和王爷搅缠在一起,对小赵梓不管不顾的,再加上又是国丧期间——太妃娘娘一定会生气的!

????朱紫越想越害怕,她知道虽然太妃娘娘看在赵梓的份上,会对自己稍稍宽容一点的,但是这个宽容是有度的,自己如今已经超过了这个度,而且是大大的超过!她开始在心里埋怨赵贞。

????按照朱紫本来的打算,以后太妃娘娘要住在王府了,自己一定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侍候太妃,夹着尾巴做人,把儿子赵梓照看好就行了,甚至赵贞也是要当成次要的。毕竟,儿子是自己生的,而丈夫将来是要有王妃的,很有可能变心。

????可是,今日的事情,把她的计划一下子打乱了!

????想了良久,朱紫默默起身,盥洗之后,自己悄悄地抹了药,这才把银铃唤了进来,让她帮自己梳了个简单的攒髻,丝毫首饰都不插戴,然后换上了厚膝裤,对镜子照了照,自觉无脂无粉素面朝天很是素净,这才满腹心事地出了门,直奔正院。

????到了正院,朱紫走了进去,先是央求黄莺去通报,然后自己老老实实站在廊下等着。

????赵梓和祖母一起逛了好几个院子,一老一小都累得够呛,赵梓一回来就在太妃娘娘的大床上睡着了。高太妃歪在一边正在看孙子睡觉,就听黄莺来回报说朱侧妃来了。

????她沉吟了一下,没有说话。

????以前在宫里的时候,她想着儿子府里只有一个姬妾,人口简单也好,没想到儿子居然如此急色,难道是因为身边女人太少么?

????太妃娘娘思索着,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以前的做法有些过度了,所以贞儿才会如此迷恋朱紫?

????到底是国丧期间,真是太不合礼法了!

????她淡淡道:“让她到正堂跪着吧,我陪小包子睡一觉!”

????黄莺迎了一声,行礼出去了。

????朱紫不言声地在正堂地上跪了下来。

????她是真的觉得自己错了。

????太妃第一天搬过来,她的确应该侍候的,却……虽然起因是赵贞,可是若她非要反抗的话,赵贞也是有可能听的。

????到了如今,一切都是错,不如好好认错,以后再小心一点好了。毕竟,人都是社会动物,不可能脱离社会生存。

????高太妃以前很少有过体力活动,今天抱着小包子逛了太多地方,累得够呛,这午睡一睡就睡了一个多时辰,还是被小包子给吵醒的。

????起身盥洗后抱着小包子赵梓出来,高太妃在正堂的红木大椅上坐了下来,这才问道:“你知错了么?”

????朱紫磕了个头,道:“奴婢知错了!”

????“奴婢?”高太妃挑眉,“你如今也是侧妃了,也应该立起侧妃该有的体统,不要在什么都依着王爷,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他让你杀人你也去么……”

????高太妃对朱紫是有点恨铁不成钢,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

????虽然穿着厚膝裤,可跪了一个多时辰,朱紫的膝盖已经跪麻了,她不敢动,只好硬挺着。

????听到“侧妃”这个词的时候,她很惊讶,却不敢抬头,也不敢打断太妃娘娘那宛如长江黄河一般绵延不绝的训导,只好继续忍耐着。

????说了一阵子之后,已经说到“妇德”“妇诫”的高太妃发现正窝在她怀里的赵梓瞪着小丹凤眼看他娘亲,这才看到了朱紫摇摇欲坠的身子。

????她摸了摸赵梓软软的小身子,觉得抱着儿子吵母亲实在是不合适,就结语道:“国丧期间你和贞儿分房吧,你搬到我这院子里来住,就住在东厢房里!现在就去东厢房,把《女诫》抄一百遍!”

????朱紫磕了一个头,谢了太妃的恩典,然后竭力维持着平衡站了起来。

????午饭朱紫没有吃,晚饭太妃娘娘为了惩罚她,也没让人给她送,命她专心致志在东厢房抄写《女诫》。

????朱紫悄悄塞给黄莺一张银票,央求黄莺想办法求太妃让自己陪陪赵梓。

????黄莺看了看银票的面额,很是满意,就微笑着道:“朱侧妃且等等,奴家且试一试!”

????高太妃因为今日运动量突然增大,一下子体力超支,劳累到了极点,刚到亥时,就歪在床上昏昏欲睡,可是小赵梓却因为下午睡足了,如今正是欢腾时候,自己在床上翻来翻去——他刚学会翻身,正感兴趣呢!

????黄莺趁机道:“娘娘,不如让小世子去陪陪他娘……”

????高太妃懒洋洋挥了挥手,没说话。

????黄莺就笑眯眯抱起赵梓,嘴里哄着:“小世子乖啊,去见你娘亲吧!”

????一阵风似的把赵梓给抱走了。

????一看到小包子,正在翘首期待的朱紫马上迎了上来,接过来小包子赵梓,顺手又塞了一张银票给黄莺。

????黄莺一脸的笑,眼睛都笑弯了:“朱侧妃,你先陪小世子,奴婢到外面去看看!”

????朱紫连声道谢,等黄莺出去了,这才抱着赵梓坐在床上,先是闻赵梓身上香甜的奶味,闻了又闻之后,对着赵梓的小脸蛋小脑袋小嘴巴胖胳膊胖腿啧啧啧亲个不停,亲到最后,她意犹未尽,又在赵梓屁股上轻轻咬了一下。

????赵贞进来的时候,朱紫正在张嘴咬赵梓的小屁屁。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奉上,因为觉的很清水,所以未删全放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