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43第四十三章 暗争斗兄友弟恭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洗干净狼毫笔上的朱砂之后,朱紫没有回屋子里,而是站着发愣。

????二表小姐高琰无论做什么事情,总是做得很漂亮。

????松涛苑的内院里也摆了不少花树。松涛苑本来以松树为主,取其松涛阵阵之意。高琰在松林靠近甬道的位置增添了几株桃花,粉红的桃花开在晚风中,在寒气中瑟瑟发抖,估计到了明日就要被冻蔫了。

????朱紫早已习惯北方的寒冷了。

????可是,这早开的桃花一直生活在温室中,如何能在这早春二月的寒风中活下去?

????赵贞想要洗澡,等着朱紫给自己找换洗的衣物,等了半日,不见朱紫进来,就出来寻朱紫。

????他走到正堂门口就看到朱紫了。

????朱紫站在院子里一处桃花之前,似乎站了有一会儿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赵贞觉得朱紫的背影看上去那么孤单,那么落寞,却又那么坚强。

????他突然有一种感觉,仿佛朱紫距离自己很远很远,难以亲近,不可企及。

????赵贞突然觉得很压抑,很难受,他大步走上去,从后面紧紧抱住朱紫。

????“怎么了?”朱紫侧脸微笑。

????“回去吧!”

????“嗯。”

????赵贞一把攥住朱紫的手,往屋内走去。

????回屋之后,赵贞看朱紫情绪似乎有点低落,就没有麻烦她,自己去找洗完澡要换的中衣亵裤之类的衣物。

????他哪里自己管过这些东西,平时都是朱紫弄的,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打开柜子随意拽出来几件,拿了就走。

????朱紫忙道:“让我看看再去!”

????赵贞就把那几件衣服塞给朱紫。

????朱紫凑到灯下一看,发现这几件中衣亵裤都是自己在船上给赵贞做的那几件。赵贞去西北的时候,朱紫把这几件衣服也收拾到了行李里面。赵贞在西北穿了五个月,他的衣服都是身边的亲兵洗的,男人手粗,再加上丝绸不结实,这些衣服已经变得很薄了,有些地方烛光之下都透亮了。

????朱紫拿着这几件衣服,不由百感交集,一时说不出话来。

????赵贞有点不耐烦,扯过衣服就走:“有什么好看的?我一直穿着呢,能有什么事情!”

????朱紫追了过去:“这几件都快破了,换新的吧!”

????“那你赶紧给我做!”赵贞边走边说。

????朱紫看着他高挑劲瘦的背影,没有说话。

????这一夜,赵贞觉得朱紫好像柔顺了很多,平常需要三催四请才肯做的,现在随口一说,朱紫就随他了。

????赵贞觉得很幸福啊很幸福,事毕之后,很快就睡着了。

????朱紫等他睡稳了,这才起身点着烛台,静静看着烛光之下的赵贞。刚从西北回来的时候,赵贞的脸黑了点,糙了点,看着好像变成熟了,可是没过几天,又恢复了不少,皮肤又细致了一些,也白了一些,脸上的线条似乎也柔和了,看起来又有些稚气了。

????他似乎在梦里面和谁置气,眉毛紧紧拧着,似乎正在发狠。

????赵贞睡觉一直很乖,从不打鼾,即使是累极了,或者是姿势不对,也只是呼吸粗重一点。

????他从来不说梦话,睡着了嘴巴也像醒着时候一样,闭得紧紧的,一点多余的话都不肯说。

????赵贞刚睡的时候总是紧紧巴着朱紫,手脚都要缠上去,可是一旦睡熟,就会长手长脚摊在床上,无比的坦荡无私,和他平时的为人一点也不一样。

????朱紫坐在那里,看了又看,看了再看,一直看到了远处传来几声鸡鸣,这才熄灭烛台,钻进了被窝。

????她侧着身子枕在赵贞的胳膊上,把手放在赵贞的身上,右腿放在赵贞的腿上,轻轻地摩挲着,感受着肌肤接触所产生的刺刺麻麻的快-感。

????赵贞正在梦见自己和太子据理力争,却梦境突变,梦见朱紫正骑在自己身上。一阵强烈的快感袭来,他很快清醒了,翻身把朱紫裹到了身子下面。

????上午的时候,朱紫预先写了一张纸条,叠好塞进了袖袋里,然后带着银铃和赵福去状元坊逛街。

????随意逛到了章福记,朱紫知道章琪这段时间在京里,应该居住在章福记后面的小花园里,就直接点名要见老板。

????章琪正好也在,很快走了出来。一见是朱紫,很是开心,把朱紫和赵福银铃让进了店铺后面他的住所。

????喝了一会儿茶之后,章琪请朱紫三人去花园里看看他养的一只千年老龟。

????章琪引着朱紫走到前边,赵福和银铃跟着后面。

????花园小径走到尽头就要向右拐弯了,章琪和朱紫在前先走。朱紫看赵福和银铃还没跟上来,在衣袖的掩护下把那张纸片塞给了章琪。

????章琪微微一愣,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他一边含笑介绍花园的景致,一边回想着刚才那一瞬触到的温润细腻柔荑,不禁有些心荡神摇。

????朱紫告辞之后,章琪拿出那张纸片,展开看完,马上撕碎扔进了纸篓里。

????三月一日是二皇子北静王赵正的生日,在京的三位成年皇子——太子、北静王和南安王齐聚北静王府,在花园的妙华轩饮酒听曲。

????弟兄三人不管暗地里多少动作,但看上去却兄友弟恭和气万分。

????太子赵直是颜皇后所出,是当今圣上的嫡长子,为人亲和,对弟弟们最是爱护,很有兄长风范。

????二皇子北静王赵正乃韩德妃所出,被封在北疆,因圣上最为宠爱,在京城赐了府邸,因此一直居住在金京,没有就藩。他年轻英俊多金多情,又解风情,又大方,遇到喜欢的女人就想尽办法弄回家里收藏起来,府里北地胭脂南方佳丽莺莺燕燕不计其数,他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女人。

????三皇子南安王赵贞乃高贵妃所出,封地在南疆,去年刚被圣上召回京城。在场的兄弟三人中,他最沉默寡言,性子极为倔强,犯起脾气来连他们的父皇都得让三分,更不用说太子和北静王了。不过,这几年他在外领兵作战,性子仿佛是磋磨下去很多,虽然依旧不爱说话,深沉得很,但是却愿意和人好好交往了。

????醇酒美人,最是醉人,再加上妙音奇乐,兄弟三人交杯换盏酒至酣处。

????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北静王府的丫鬟跌跌撞撞奔了过来,匍匐在赵正面前,哭喊道:“禀报王爷,尹姨娘小产了!”

????赵正马上站了起来,匆匆道了声“我去去就来”就向后宅而去。

????他这一去就去了一个多时辰,把太子和南安王晾在了那里。太子还好,一向宽厚,不但没有生气,还替北静王开脱:“你二哥是性情中人啊,一向怜香惜玉,子嗣上又甚是单薄,三弟你莫要生气啊!”

????南安王赵贞的涵养却是不够,白白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早就无法忍耐了,板着脸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北静王终于出来了,很诚恳地道了歉,然后兄弟三人重整杯盘,继续欢饮。

????深夜回到自己府里,赵贞在外书房见了赵雄:“发生了什么事?”

????赵雄低头禀道:“北静王爷府里一个姓尹的小妾,有了身子,被宋侧妃的婢女推倒,流了产。”

????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这个尹姨娘就是先前咱们府里的绿霞,宋侧妃的那个婢女,表面上是许侧妃放在宋侧妃那里的钉子,实际上是北静王妃的人。”

????赵贞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踱来踱去。

????他本来还以为今天赵正是故意在太子面前做戏,谁知道竟是真的内宅混乱。

????“北静王府的内宅里现在谁最受宠?”他停下来问道。

????赵雄想了想答到:“前段时间是绿霞,现在北静王最宠爱一个叫碧娘的小歌女。”

????赵贞点了点头,道:“好了,你下去吧!”

????赵雄离开之后,赵贞吩咐人上一杯浓茶,要温一点的。

????茶端来之后,赵贞先是反反复复地漱口,然后又把茶叶放到嘴里嚼了嚼,最后自觉没什么酒气了,这才往松涛苑而去。

????赵贞最近总是觉得朱紫似乎在默默凝视他,可是他一旦注意到,朱紫马上转开了眼睛。而且,朱紫对他一下子柔顺起来,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在床第之间也是柔媚万分,令赵贞屡次享受到如登极乐的极度快-感。

????赵贞把这些都归结为自己作为男人,魅力大到光芒万丈的地步,再就是朱紫长大了懂事了,有良心了,知道回报他了。

????他决定要对朱紫再好一点。

????回到松涛苑,刚到内院门口,赵贞就看到里面的窗子透出光亮。他记得已经快到寅时了,朱紫怎么还没有睡?

????赵贞让赵英赵勇退下了,自己进了内院。

????一进卧室,他就看到烛光下坐在贵妃榻上缝制衣服的朱紫,心里一下子变得柔软万分,放轻步子走过去,在朱紫身旁蹲了下来:“怎么还不睡?”

????朱紫抬头温柔地看着他:“我想把这一套中衣缝完。”

????赵贞凑近一看,原来是一套白色缭绫制成的男子中衣,朱紫正在衣领后绣一丛青竹呢!

????他拿起亵裤一看,裤腰处也绣着一丛青竹。

????赵贞看着那丛竹子,再看看朱紫,心里莫名的甜蜜,觉得朱紫真是爱自己到了极点,连内衣上也绣上竹子,想让自己时时刻刻都记住她。

????他的声音一下子也变得更加温柔起来:“咱俩天天守在一起,用得着这样吗?”

????赵贞想着京里事毕,他就带着朱紫回南疆,那可不就是天天相守了。

????朱紫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右边脸颊上一个小小的酒窝若隐若现:“我想着多给你做几套嘛,以前给你做的你老是一直穿,都快不能穿了。”

????赵贞一时觉得温馨无限,脑子晕乎乎的,仿佛飘在半空中,他索性挨着朱紫在贵妃榻上躺了下来:“朱紫,我在这儿睡着等你。”

????朱紫忙道:“我去给你拿个盖的东西!”

????她放下手里的活计,到床上拿了个薄被走了过来,这才发现赵贞已经睡着了。

????朱紫把被子给赵贞盖好,在赵贞身侧坐了下来,继续绣那丛竹子。

????赵贞已经把王妃和两位侧妃的名字报给了宗人府,赐婚的圣旨不日就要下来了。

????朱紫能用的日子不多了,她想再多做几件。

????作者有话要说:肥肥的第一更奉上!

????漠漠有点贪心,想上季榜,愿意帮忙的亲收藏一下漠漠的专栏,漠漠要以日日双更来回报哦!

????平林漠漠的专栏,欢迎点击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