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29第二十九章 小离别胜似新婚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朱紫红着脸走了过来,也来鉴赏自己买的新床。

????这张床就像一个小屋子一样,而且是有着香气的小屋子。床上已经被铺上了大红锦缎的铺盖。

????床里面的小几上摆着一对烛台,早已燃起了红烛,卧室的窗子是开着的,一阵小风从窗子吹入,烛焰顿时摇曳起来。

????赵贞走了进来,顺手关上了床门。

????没有风透进来,烛焰自然也平静了下来,映在坐在床边的朱紫身上,朱紫一进卧室就脱去了褙子,现在身上只余下白色的罗衫、大红色的抹胸和大红的细褶裙。

????赵贞眼睛最终落到了朱紫被抹胸遮挡住的丰满白皙之上,再也移不开眼睛。

????朱紫被他这样看着,也有些意动。

????得知坏消息之后,她的心彻底乱了,恨意填满胸臆,怒火熊熊燃烧。面对这样的她,赵贞没有多说什么,却用实际行动支持了她。对他来说,朱紫只需计划好,然后一件件再去做而已。

????赵贞没有担心她会不会损害自己的利益,也没有纠结朱紫的计划是否符合这个时代的孝道,更没有把她关在府里等着他归来宠幸……

????而是真正的支持她。他和往常一样没有多说,可是,朱紫知道,他的意思是——去做你想做的,我的一切你都可以用!

????如果说最初她对赵贞的迷恋是因为赵贞俊美的容貌的话,那么现在早已经转化为一种可以叫做“爱”的东西——虽然她可能永远没有资格说出来。

????朱紫看着赵贞,看着他微眯着凤眼盯着自己咪咪,她很高兴,赵贞是需要她的。

????朱紫看着赵贞,轻轻脱去了白色罗衫,然后一弯腰,褪去了亵裤。

????她身上只余下大红的抹胸和同色的细褶裙,裙子下面什么都没有穿。

????朱紫走上前,走到赵贞面前,开始解赵贞的甲胄。

????赵贞也开始解甲胄——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快速地脱过甲胄。

????最后,一身白色中衣的赵贞站在朱紫面前,他抱住朱紫,看着朱紫湿润的大眼睛,俯首吻了一下,朱紫身子轻颤了一下,一下子浑身发软。她攀着赵贞,凑上去吻住赵贞的唇,觉得湿湿的凉凉的,她吮吸了几下,轻轻一咬,舌头从赵贞微开的唇里钻了进去,和赵贞缠绕在一起。

????赵贞那里经过这种缠绵?刚开始有些反应不过来,很快就反客为主,搂着朱紫反吻了回去。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赵贞抱起朱紫,朱紫生怕掉了下来,双臂攀着赵贞颈部,双腿缠在了赵贞腰上。这样的姿势令她丰满的胸部在赵贞身上磨蹭着。

????赵贞一步跨到了床边,大力把朱紫扔到了床上,他也贴着她压了上去,掀开朱紫的裙子,拉下了朱紫的抹胸。

????这时朱紫的双腿依旧缠在他的腰上。

????赵贞上身的中衣已经变得松松垮垮的,他此时弯腰低头,能看到他那赤-裸的胸膛——肌肤健康光滑,胸口两点茱萸。

????朱紫的眼睛不敢再看,焦点上移,看着赵贞那双黑幽幽的丹凤眼,他的睫毛密而长,小扇子似的扑撒开来,衬得这双漂亮的丹凤眼幽深如静潭一般——她的心脏又开始砰砰狂跳,朱紫第n次沉痛认识到自己是不折不扣的颜控!

????赵贞就这样专注地看着她。

????她知道这夜一定会有这么一次了,毕竟身体强壮的赵贞旷了一个月。

????既然一定要有,可自己这一个月没有经过房-事,一定承受不了赵贞那套能杀人的器具。要想自己不受伤,就得调-教赵贞,让他提高技术。

????一念及此,她马上行动,仰首一口含住了赵贞胸前的一点茱萸,先是吮吸,然后用舌头舔舐,用牙齿轻咬。

????赵贞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体验,他的血液瞬时涌向□,下面的物件一下子挺竖起来,隔着衣服顶住了朱紫的下面。

????他一手探向朱紫那里,另一只手表演单手解裤带的绝技。

????腰带一解开,薄绢质地的裤子一下子掉到了地面上,赵贞移动双脚踢开了裤子,扶住自己的蘑菇头对准位置,用力往里挤。

????朱紫感受到一阵刺痛,想抓住下面闯祸的根源。

????可赵贞空长着一副美貌如好女的脸,却是实打实的武将,把她双手擒住摁在头顶,使出冲锋陷阵的力气往里冲锋,终于在朱紫的剧痛中把大蘑菇的顶端挤了进去。

????他放开朱紫的手腕,捧住朱紫的腰肢,猛地用力,他的物件一下子进去了大半。

????朱紫觉得下面一方面胀痛难忍,一方面针扎一般刺痛,除此之外,没有一点快-感。随着赵贞的大力□,她被撞击着发出断断续续的哀鸣。

????赵贞只觉得自己的物件被高热的地方紧紧包裹着吮吸着,简单的进出带给他战栗般的快-感,令他的动作很快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他只是机械地用力撞击着进出着,渴望攀上顶峰。

????在朱紫的哭泣声中,赵贞达到了第一次顶峰。

????赵贞满足地睡着了,朱紫却瞪大眼睛看着床顶雕刻的花纹,满怀幽怨——他奶奶的,谁说的小别胜新婚意思是两情相洽夫妻和谐?明明是重演新婚夜的血腥与暴力嘛!

????身体再疼,可是这种疼痛也战胜不了朱紫对睡眠的渴望,哀怨一通之后,她逐渐朦朦胧胧进入睡眠状态,

????她是被下面被进入瞬间的刺痛吓醒的。

????赵贞已经满足过一次了,所以这次很有耐性,只是浅浅地进出着,看朱紫彻底清醒了,这才将朱紫的修长双腿搭到了自己的肩上,双手伸到前方握住两个桃子似的丰满柔软的咪咪,然后往前一送,尽根没入,开始缓慢而有力的一下下撞击起来。

????在“啪啪啪啪”的撞击声中,朱紫紧闭双眼,感觉下面被赵贞的物件撑得满满的,赵贞的每一次进入,似乎都顶在了她身体的最深处,他的每一次进入再抽出,都带给她令人痉挛的快感,痛并快乐着。

????巨大的拔步床随着赵贞的节奏微微摇撼着。

????一时事毕,赵贞却把脸侧着贴着朱紫胸部,身体也压在朱紫身上,任凭朱紫如何摇动,就像一个耍赖的小孩一样不肯下来,最后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幸好他只是把身躯压在了朱紫身上,双臂和双腿都还支撑着。

????等他睡熟之后,朱紫悄悄把赵贞从自己身上移了下来。

????她拾起自己的衣服,熄灭红烛,关上拔步床的门。

????朱紫穿好衣服之后,到外面吩咐值事的丫鬟小厮在净房准备好充分的热水。

????她先是简单洗了个澡,然后开始给赵贞收拾行李。

????朱紫把自己给赵贞做的衣服和鞋袜都放了进去。

????收拾完,看看更漏,已经是丑时四刻了,她忙打开床门,揪着赵贞的耳朵开始叫醒服务:“起床了!起床了!小狗起床了!”

????赵贞迷迷糊糊中一把搂住她,又一次压在了身下,手又袭向朱紫的胸部,一把握住了朱紫左边的咪咪,捏了几下。

????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他眼睛闭着,还微微发出鼻息声。

????过了一会儿,他才清醒过来,坐了起来,顺手把朱紫也拉了起来。

????洗完澡的赵贞站在床边,任凭朱紫帮自己穿衣带甲。

????朱紫想到在床上他对自己咪咪罕见的迷恋,一边帮他把中衣的腰带系紧,一边取笑他:“你老这么腻歪,皇上怎么敢派你去打仗啊!”

????赵贞看向窗外,“嗯”了一声。

????朱紫开始帮他穿戴甲胄,眼睛里带着点调皮:“到了战场上,可别胡思乱想搞七捻八哦!”

????赵贞若有所思,依旧“嗯”了一声。

????没想到他这么乖,朱紫正在系甲胄绑带的手停了下来:“不用记挂我,我会保护我自己!”

????赵贞还是“嗯”了一声。

????他从小做事就很专注,长大后开始上战场也是如此。每一次作战,他都会做好前期各项工作,该合围该突袭该埋伏都要成胸在竹然后才动手。

????和别的大金朝将军不同,他的军营里有一个层层选拔的精锐队伍——骁骑,专门负责战场勘察和情况探访,这次进京,他把骁骑的一半带了过来。

????就像这次,他在朝中得知父皇的心意之后,从大殿中出来,还没去御书房,城外驻扎的骁骑已经接到乔装改扮的命令,飞马前往兰州府进行侦查探访了。

????赵贞任凭朱紫系着甲胄,嘴里只是“嗯”,心里依旧盘算着。

????经过这次平叛,南疆戍军十万,禁军十万,再加上西北大营十五万,自己手里的兵力至少会有三十五万,到时候选拔精锐,再训练一支配备最新设计制造的武器的新军……

????赵贞心里满是算计,可是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平静得几乎称得上无欲无求浑似老僧入定,虽然他距离加冠还有两年,绝对称不上一个“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