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25第二十五章 过长亭朱紫泼醋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躺在床上,朱紫想起绿霞,心中依然满是佩服。

????朱紫没有才能,也没有野心去做绿霞所做的事情。她只想着自己好好活下去,家人也好好活下去。

????现在还是这样想。

????①38看书网要到金京了,朱紫有些紧张。

????这一个月来,虽然经历了很多事情,可是她也算收获挺大,除了给赵贞做的两双软底靴两双粉底快靴外,还为赵贞做了一套白色纹绫中衣、一套单丝罗中衣和一件骑马穿的紫衫。

????朱紫抚摸着做好的衣服,想着赵贞贴身穿着自己一针一线亲手做的衣服,心里甜蜜极了,有种“这个男人是我的”的感觉。

????当然,她也只敢在心里意-淫一下。

????对于赵贞,朱紫自是日思夜想,可是却不敢流露出来。或许是身体逐渐发育的缘故吧,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赵贞,她的体内就会有一种骚动,好像有一只小猫在体内用爪子轻轻抓挠着,没着没落的。

????她更想赵贞了。

????她们的船午时才到码头。

????这个码头距离金京有一段距离,下船之后还需要骑马或者坐车沿着一条官道回京,所以码头上停了很多来接人或者送人的车,码头边还设有一长排拴马的马桩。

????码头上有送人的,有接人的,也有装卸货物的,一时忙乱无比。

????胡妈妈和银铃陪着朱紫下了船,船上的管事要派人帮着运送朱紫的行李,哪知道银铃一声不吭,轻轻松松提起朱紫的一个箱子和两个包袱打先就走。

????朱紫知道她是位女大力士,所以谢了管事,忙和胡妈妈跟了上去。

????朱紫一直记着临分别赵贞那句“到了京城码头我去接你”,想起来就脸红心跳得。

????一下船,她就开始四处寻找着,想找到赵贞,可是找了半天,一点影踪都没有。正在沮丧,却听到胡妈妈说道:“朱姑娘,那不是赵英么!”

????朱紫心里一喜,往胡妈妈所指的方向看去,却看到赵英站在一辆华丽的翠盖珠缨八宝车前,正向她们招手呢!

????朱紫犹自张望,寻找赵贞的身影,可是依旧没有找到。

????那边赵英已经指挥着车夫把车赶了过来。

????他从车辕上跳了下来,笑着道:“朱紫姑娘、胡妈妈、银铃你们终于来了,我等老半天了!”

????朱紫看他只带过来一辆车,想起后面的秋桐玉莲她们,怕是不够坐,便扭头去往回看。只见秋桐玉莲寒星明月她们个个华衣丽服满头珠翠,颤颤巍巍地被小丫头搀扶着走了下来,早有几个妈妈模样的人迎了上去,引导着她们分别上了四辆朱轮华盖车。

????赵英仿佛看出来朱紫的疑问,笑眯眯道:“朱紫姑娘,不用管那几位了,王爷已经把她们赠给了禁军马统领,自有马府的车接她们回去!”

????朱紫一听,方才明白为什么一路上明月她们看见自己就像看见仇敌一样转身就走不理不睬。

????她曾听赵雄提起过王爷麾下有一位四十多岁的马耀南马统领。据说这位马统领生得人如其名,好长一张马脸,脸上除了一个酒糟鼻之外,还有不少糟疙瘩。他生得甚是丑陋,打仗却是一把好手,冲锋陷阵浑不怕死的,王爷最是赏识,认为他是一个内秀之人,比那些子绣花枕头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胡妈妈和银铃待朱紫上了车,才随后坐了进去。

????坐在车上,朱紫依旧在想着心事。

????得知四美被王爷赠给马统领,她没有开心对手少了四个,而是有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现在因为马耀南统领对王爷有用,所以为了笼络他,王爷就能把这四个比自己还美不少的绝色佳人随手赠送,那么有朝一日如果有必要的话,王爷也会这样对她。

????想到这里,朱紫又有些惆怅,又有些茫然。

????她和王爷从来就没有平等过。

????心里有些闷闷的,很是难过,朱紫马上强迫自己想别的事情。

????她没看到王爷来接自己,本来是非常失望的,可是想到

????绿霞偷跑的事情,又有些担心,不知道王爷会不会迁怒于己。

????朱紫一直想着心事,等醒过神来,发现马车已经离开码头有一段距离了。

????现在这段路程,她是似曾相识的——两年前的春天,她和绿霞赤凤粉蕊四个人就是坐着车经过这里去码头的。

????这条官道连接着京城和码头,道路两旁种植着杨柳,枝干粗壮,已经有些年头了。

????朱紫还记得官道附近有一座亭子,正是有名的金京郊外十里长亭,无数文人骚客在这里和友人折柳送别题咏过诗词歌赋,无数多情女子在这里和情人之手相望洒过几滴相思红泪。

????想到这里,朱紫随手掀开了车帘往外看,谁知道前方正好是十里长亭。看着十里长亭越来越近,朱紫按捺不住兴奋,把帘子掀得高高的,想看清楚一点。

????此时已过午时,十里长亭不像平时那样人来人往,远远望去,似乎亭子里只有两对主仆,亭子外停着一辆华丽的马车,亭子的栏杆上拴着两匹骏马。照服饰打扮看去,应该是一对送别的青年男女和他们的丫鬟小厮,以及他们的香车宝马。

????朱紫想着这大金朝难得看见贵族青年男女约会,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时好奇心大起,不顾胡妈妈的脸色,急急地吩咐马夫和赵英把车赶得慢一些。

????赵英隔着帘子大声道:“朱紫姑娘,我们原该慢下来的!”

????马车距离长亭越来越近,速度也慢了下来,缓缓地向前行进着。

????那四个人的样子也逐渐清晰起来。

????只见那位少年公子头上戴着净白银冠,穿着白软罗绣银云纹长袍,腰身纤细,系着碧玉带,虽然只是背影,但是乌发如云长身玉立——不知怎么回事,朱紫觉得这背影很是熟悉。

????这位公子对面那位女子,发髻首饰衣饰朱紫全没看清楚没有注意,因为她只注意到一张难描难画妙不可言的俏脸,脑海里马上出现了八个字——“面若春花,目似晨星”!至于这位小姐身上的衣饰发上的珠翠全都似没有看到。

????不知道那位公子说了句什么,他对面这位美人微微一笑,也说了句什么,这位公子身子一动,就要转过身来。

????朱紫的心忽然狂跳起来,有种不好的预感,仿佛前面就是万丈深渊似的,她只知道要赶紧逃走才是。朱紫刚要开口要车夫赶车离去,还没来得及说话,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只见赵英跳下车来,往前走了两步,然后躬身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