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20第二十章 遭嘲笑王爷镇定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朱紫一上午都懒懒的,最后索性躲在自己屋子里睡了半日,一直到午饭过后才起床。她知道自己满身的痕迹不能见人,就贴身穿了一件高领中衣,在外面穿了一件对襟衫,下面是一件掩住脚面的细褶裙。这样一穿,自己也觉得从脖子到脚,都封得严严实实的,这才放心。

????她在镜子前照了照,觉得眼睛和嘴唇已经消肿了,这才敢出去见人。

????见她出来,外院当值的静肃告诉她说上午的时候陶妈妈派人来找过她。

????朱紫忖度了一下,先去找陶妈妈了。

????陶妈妈一见朱紫过来,也不多说,直接让进了屋里。

????两人这也算是共过患难的人了,自然没有那么多废话。不用朱紫开口,陶妈妈也知道朱紫是来问什么的,一在屋里炕上坐下,就道:“我知道你要问的事情。你且放宽心,事情都解决了!”

????朱紫这才放下了心,笑嘻嘻地看着陶妈妈直拍胸脯。

????陶妈妈笑了,轻叱她:“拍那里做什么?不怕疼么?”又起身拿了一个大匣子过来,打开盖子就放在了炕桌上。

????朱紫凑近一看,原来是一盒比小孩子巴掌还小的月饼。

????陶妈妈指着月饼道:“估计你好没吃午饭,先吃点吧!再过两天王爷的大军就要开拔了,中秋节和生日你估计不能在王府过了,干妈先给你弄点月饼吃!”

????朱紫最喜欢吃什么莲蓉啦、豆沙啦、枣泥啦这些子甜食,见了月饼更是要流口水,她也不客气,拿起月饼咬了一大口,发现是豆沙馅的,很开心,又咬了一大口。

????陶妈妈看她喜欢,又拣了一个莲蓉馅的给她。然后命外面的小丫头沏了两杯茶端了进来。

????朱紫吃着月饼,听陶妈妈说话。

????“捎银子那件事,王爷命赵雄问过贵哥儿之后,就指派了身边得力的管事赵福去办这件事,贵哥儿连银子带信和包袱都交给了赵福。你且放心吧,赵福是个办事老成的,在王府这些个管事里面是拔尖的,就这,王爷还不放心,还让赵福带着两个府兵随行呢!”

????朱紫含着一口月饼,缓缓地咀嚼着,心里又是酸又是甜。

????赵贞平常太理智了,很少有动感情的时候,说出的话做出的事经常让她伤心。可是两个人在一起时间久了,他偶尔也会想起来对朱紫好一点,可就是这一点点的好往往使朱紫感动,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正因为这些幸福的时候是那样的少,那样的短暂,显得那样的凄凉与难得。过了很多年之后,朱紫把赵贞对她的不好统统忘记,只记得这些短暂罕见的好,一直记很多年。

????所以,她一直幸福了一生。

????下午回到延禧居内院,朱紫的心情很放松。她本来想去看看绿霞的,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这几天的事情估计绿霞也会知道,可是绿霞连来问候自己一声都没有,想来觉得有点气馁,所谓的友谊不过如此。

????朱紫心里有点难过,不过,她一向心胸宽阔善于开解,又想,对朋友一定要宽容,不然怎么做朋友呢?绿霞有点自私自我,自己又不是现在才知道!

????想归想,她倒是按捺住了,没去找绿霞。

????此时雨过天晴,空气清新极了,因为已是仲秋,阳光也没那么猛烈了。赵贞不在内院,整个内院只有她一个人。朱紫搬张躺椅放在了一株梧桐树下,躺在上面吹着小风很快就睡着了。

????正做着美梦,她忽然觉得怪怪的,嘴唇痒痒的,好像被虫子咬了一下,有点疼有点痒,她一下子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一看,赵贞正弯着腰看她呢!

????赵贞因为脸上那道伤没法见人,想着养两天就好了,所以一直躲在书房里,有什么事情就吩咐赵英赵勇出去传达。

????他终于肯见赵正了。

????赵正饶是这两日等得生出了满腹怒火,一看见他白皙如玉的脸上那道暗红指痕的时候也熄灭了,指着赵贞的脸哈哈大笑,半天都没止住。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赵正笑得前合后仰,“究竟是哪位姑娘,这么有创意……居然能在你脸上留下这么一道……你逼-奸民女了么……你说你用得着么……哈哈哈哈……”

????赵贞面无表情地等着这位少见多怪的二皇兄笑完。

????他就是知道会有这种效果才不肯见客呢!

????王府里只有他一个主子,自然没人敢当面取笑他,可是外客就不一定了,尤其是赵正这样的人。

????赵正终于平静下来了,接过赵贞递过来的帕子直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

????不是他爱笑,主要是这位三弟从小面瘫,高尚书府又是道学世家,让他打小受的是“城府”“慎独”教育,赵贞被他母妃和外家像修剪小树一样,用鞭子和惩罚修剪成一个标准的“君子”形象,而且是一个忠君爱国爱民的“君子”。

????谁知道这个“君子”居然被女人在脸上挠了一道呢!

????这事要是出到他赵正身上怎么看怎么合适,可是出在赵贞身上怎么看怎么可乐!

????想到这里,赵正一边细细鉴赏赵贞脸上指痕的形状、颜色和大小,一边又想大笑。不过,看看旁边面无表情的赵贞,他终于忍了下来。

????赵贞看他平静下来了,这才开始解释。

????“内子……内人……”赵贞一开口就知道说错了,马上改口,谁知道还不对,最后终于找到了能给朱紫正确定位的词了,“我的房里人不小心划上了……”他扒拉不下去了,于是沉默。

????赵正已经被娱乐过了,见他如此窘迫,就适当转移了话题:“大军后天开拔,你有什么打算?”

????一谈到正事,赵贞的大脑也不再抽筋,恢复了正常运作:“兄长怎么看?”

????赵正索性开门见山:“禁军的兵符一旦交回兵部,这兵权就——”

????兄弟两个相视一看,彼此都是了然。

????赵贞和赵正很快谈好了,心事一解决,赵贞就决定早些回去看看朱紫。

????他看到躺在躺椅上的朱紫穿得这样严密,心里就略略愧疚了那么一点点,对朱紫也不再冷冰冰不说话。

????朱紫这边呢,看到素来重视形象甚于一切的王爷脸上多了一道显眼的指痕,心中很是惭愧,对王爷就更加体贴更加温柔了。

????晚饭时小厨房端上了蒸好的大螃蟹。

????朱紫看到摆饭的丫头摆上了一套复杂的银制吃螃蟹器具,很是惊奇,哎呦了一声,拿起来细看。

????赵贞看她那样高兴,就含笑坐在那里,等朱紫剥来他吃。谁知道朱紫赏玩了一会儿之后,又把那套器具都放了回去,伸手拿起一个螃蟹,准备剥了给赵贞吃。

????赵贞一看她大大咧咧地剥螃蟹,心里微微一动,忙道:“你不要沾手了,我来就行!”

????朱紫含笑看他一眼,真的坐在那里等着他来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