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8第十八章 整行李朱紫留情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静穆出来,静怡心里一喜,容光焕发地指挥着小丫鬟摆桌子端早餐。

????小丫鬟们把早餐端了上来,摆在了正堂的桌子上。

????静怡看一切停当,挥手让小丫鬟们都出去了,她自己走到卧室门外,恭声道:“王爷,要不要奴婢帮忙?”

????“不用了!”

????话音刚落,赵贞已经走了出来。

????静怡窥了一眼,发现王爷神色平静,面无表情,头上换了家常戴的玉冠,身上也穿了一套家常穿的半新不旧的白色常服,看上去很舒适放松的样子,忙上前行了个礼,引着王爷往餐桌边走去。

????赵贞坐在餐桌前,看了看,没有一点食欲,又闻到旁边布菜的静怡身上传来的浓郁桂花香气,心情更加不好,顿了顿,才道:“我自己吃,你先出去吧!”

????静怡看了王爷一眼,垂眸躬身道:“是。”慢慢退了下去。

????赵贞到底没吃早饭。

????他今日还要见很重要的客人,容不得再耽搁了,在房里看着饭菜发了一会儿呆,最后起身去了外书房。

????他要见的重要客人就是北静王府的长史孙少海。

????这位长史官昨天就派人递了帖子,今天一大早就来了,正等在候见室里。

????他向窗外望去,远远的就看到南安王爷带着两个随从过来了,身上没有穿亲王礼服,而是穿了一件很家常的白袍,虽然俊美的脸上没什么笑意,可是看着就觉得很是亲切。

????赵贞一路不急不缓地走来,心里在考虑着怎么措辞。

????北静王赵正是德妃韩氏所出,在圣上存活下来的皇子中排行第二,也是十二岁封王,被封为静王,因封地在北疆,所以被称为北静王。不过他一向深受父皇宠爱,虽然有了封地,可是被皇上特许仍旧住在金京,是横亘在太子心中的一根常常刺心的大刺。

????怎样处理和他的关系,是赵贞常常考虑的一件事——既不能太近,近了不光太子不满,父皇也会生疑;又不能太远,太远了万一将来发生变故,彼此不好相见。

????他的这位二皇兄赵正,全天下都知道他野心勃勃,倒也不用掩饰。

????赵正一直致力于拉拢手握兵权的赵贞,意图对抗他们的大哥,也就是当朝皇太子赵毓。北静王府的长史官这次过来,不但带来了赵正的书信,还送来了大批礼物和四位苏州绝色美人。

????赵贞只是接过书信看了看,其它事物礼单什么的都交给外管家赵清去处理了。赵清正是内管家张妈妈的丈夫,夫妻两人一商量,把礼物造册入库,四位苏州美人儿连带着各自的侍女就送到了王爷的内院好了。

????看完书信,他让赵贵宣了北静王府的长史官进来。

????长史官一进来,先沉声请安:“见过王爷!”

????赵贞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抬起头来,迟疑地叫了一声“二哥”。

????装扮成长史官的赵正行完礼站起身,长身玉立站在那里,和赵贞有些相似的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三弟,二哥来看你了!”

????朱紫躺在炕上哭了半夜,想了一夜。

????她原本还挺乐天知命地想着,即使将来年老珠黄了也还跟着王爷,不受宠了也无所谓,只要能够离他近一点能够看到他就好。

????谁知道结束竟然来得这么快。

????她还不满十六岁,幸福就已经结束了。

????也许将来会遇见好的人,可是她怎能忘记赵贞?这是她第一个男人,她第一个喜欢上的人啊!

????思来想去,她对陶妈妈和赵贵也很内疚。陶妈妈对自己那样好,可自己真的是要坑害了他们母子了。娶了主子收用过的女人,赵贵怎么会还受到重用?

????思来想去,实在睡不着,她点起蜡烛开始收拾行李。她的东西实在不多,一个包袱就装完了。收拾完行李,熄灭了蜡烛,她坐在炕边,看着窗外挂在绿竹梢头的一弯月牙,眼泪又流了出来——再过八天就是她十六岁生日了!

????朱紫还是睡不着,她想着王爷不在正堂和卧室,自己就收拾正堂和卧室去。

????收拾完正堂的满屋狼藉,朱紫又到了赵贞的卧室。

????赵贞的卧室是相当男性化的,屋子很大,没有什么华丽繁复的摆设,只在墙上挂了一把宝剑,书案上简单的笔墨纸砚。唯一显得华丽的地方就是床上的联珠帐,这还是朱紫在内院库房里看到的,觉得这么好看却在库房里白放着,就用联珠帐换下了原来的白色帷帐。

????朱紫把卧室打扫收拾了一通,又开始整理王爷的衣服。

????赵贞的外服分为三类,一类是亲王礼服,一类是见客常服,一类是在在内院穿的家常袍衫。

????衣服本来收得整整齐齐的,朱紫又整理了一遍。

????整理完衣服,她又把赵贞要换的衣服找齐,按顺序叠好放在了床上。

????叠好衣服之后,朱紫呆呆坐在床边,拿起那叠衣服最上面的赵贞的中衣和亵裤,抱在了怀里。过了半日,方怔怔地放了下来。她本来想拿走赵贞的一套中衣留个念想,转念一想,万一出门时张妈妈要搜身,被当众搜出来的话那岂不是要丢脸?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百无聊赖地坐了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

????这时候外面天色微明,远远传来一声鸡叫,紧接着远处的鸡鸣声开始此起彼伏。不知道是第几次鸡叫了。

????凌晨的空气分外清冷,朱紫没穿褙子,觉得浑身都冷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低着头,慢慢走回了自己的小偏房。

????朱紫独自呆在小偏房里,伤心了半日,早已无泪可流,默默地想着法子。突然,一阵喧哗打破了静谧,朱紫定了定神,欲待不出去,却听到了张妈妈叫自己的声音。

????朱紫想着张妈妈是来带自己出去的,从炕上坐了起来,平静了一下心绪,起身拿了一件夹衣穿上,又整理了一下,这才迎了出去。到了外面,只见张妈妈昂首阔步走在最前边,后面还跟着几个妈妈和小丫鬟。进院子之后,张妈妈脚步不停,带着这群人把整个院子看了一遍,这才对朱紫说:“北静王府送给王爷几个女孩子,下午就到,我先来看看房子!”

????原来不是带自己出去的,大概是王爷还没告诉张妈妈罢。朱紫心里先是庆幸了一下,接着想到静怡说过的那四位苏州美人儿,心里还是恸了一下,忙垂下眼帘做洗耳恭听状。

????张妈妈早就把房子看仔细了,这时候就站在院子东边的树荫下开始指点江山分派任务:“两间东厢房收拾出来,再把两间西厢房收拾出来,四间足够了。她们带来的小丫头平常跟着她们住好了,王爷进谁的房,就让谁的丫头和朱紫睡一个屋!”

????那些妈妈丫鬟忙答应了一声,很快散开收拾屋子去了。

????张妈妈仿佛这时候才想起朱紫似的,脸上带着笑看了她一眼,温言道:“朱紫啊,以后内院王爷的人会越来越多,你住在王爷房间侍候就不太方便了,这样吧——”

????她蹙眉想了一下,指着东北角放杂物的小房间说:“你住那间屋子吧,挨着王爷的卧室,将来别人进去伺候王爷,你守在那里也方便进去收拾!”

????朱紫一听这话,感到万分屈辱,不过还是垂首行礼:“谢谢妈妈关照!不过,奴婢已经搬到了东南角的小偏房……”

????张妈妈抬头看了看东南角的小偏房,距离王爷房间似乎更远,她也就不说话了。

????宫里娘娘本来是让选一个好看又老实的姑娘给王爷当通房的,没想到这个朱紫好看倒是怪好看,平时做什么都很低调,衣饰打扮也很朴素,就是心地不好,一点都不老实,撺掇王爷把同来的三个女孩子一个打一顿撵到了庄子里,一个乱杖打死,剩下的那个还晾在正院里。昨日又被王爷撞见同赵贵拉拉扯扯……想到这里,张妈妈看看朱紫,发现她虽然发髻整齐衣裙整洁,可是眼皮红肿,一看就是哭过的样子,想必是在王爷面前哭鼻子撕闹了,心里更是不喜。

????人多力量大,再说又是张妈妈亲自吩咐下来的,还没到中午,四个房间就收拾好了。

????外面人都散去了,整个内院只剩下朱紫,她依旧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她这个房间很小,只摆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箱笼就没什么空间了。坐在床上,看着窗户外面那丛青竹,朱紫又开始发呆。

????下午的时候,张妈妈带着四位美人和她们各自的小丫头搬了进来。

????四位美人分别叫明月、寒星、玉莲、秋桐。

????朱紫已经平静了下来,含笑迎了进来,倒不多话。

????她看着这四位美人,心里暗暗评点着。

????四位美人真的都是绝色,而且各有擅场。明月肤白如玉,寒星眼若寒星,玉莲身材娉婷,秋桐端庄大方——看来,北静王府这次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无论王爷喜欢什么类型的美人,总会在这四位中找到一个!就连那四个小丫鬟,也都是一等一的小美人。

????张妈妈安顿好四位美人就离开了。

????四位美人好像也没打算大肆联络感情,各自和朱紫道了寒暄之后,就带着小丫头各回各房了。

????朱紫又回自己的小屋子里躺了下来,她昨夜一夜未睡,今天又折腾了一天,饶是满腹心事,但身子疲累极了,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她是被赵贞从来没爆发过的大嗓门给叫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