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7第十七章 生嫌疑二静趁隙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延禧居外院满植松柏,院中间甬道的两侧早已升起了灯笼,看上去灯火通明,可是只有甬路是清晰的,其它地方都掩映在松柏的阴影里,就像此刻朱紫的心情。

????朱紫输人不输场子,虽然心里忧心似焚,可是仍然竭力保持着大金朝淑女的生莲小步——头抬得高高的,胸脯挺起来,眼睛平视前方,脚步跨得不大不小——她在高尚书府受了两年贵族礼仪训练,没想到此时用了出来。

????朱紫外面虚张声势,心中却是苦不堪言。

????她一方面有点自己都觉得怪异的甜蜜感——嘿嘿,王爷因为我吃醋了——这是感性的一面,另一方面她不由自主浑身发抖——她想起赤凤和赵全的下场,心里涌起恐惧,害怕会因为自己,连累陶妈妈赵贵母子——这是理性的一面。

????朱紫就在这样的天人交战中走进了内院。

????进内院门的时候,朱紫碰到了空手出来的赵英赵勇。

????赵英赵勇从小贴身服侍南安王爷,自然熟悉王爷的性格。碍于王爷超强无敌的醋意,他们没事从来不敢和朱紫多说话,没想到赵贵这家伙倒是胆大。

????在经过朱紫时,赵勇用只有朱紫能听见的声音小声说说:“王爷在正堂正怄气呢!”

????朱紫低声道:“谢谢!”

????内院里一片寂静。

????只有正堂里透出光亮。

????朱紫进了正堂。

????正堂里只有一根点着的烛台,正放在堂屋正中的紫檀雕螭案上,案旁的楠木椅上坐着一个人,烛光随风摇曳,在他俊美的脸上打下明明暗暗的阴影,凭空有一种阴森寒冷的感觉。

????朱紫深深看了他一眼,觉得他怎么看怎么好看。不过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她马上跪了下来行了一个跪礼,然后直起身子,大眼睛一眨不眨望着赵贞:“王爷,奴婢担心独县的家里,把月钱攒了下来,通过陶妈妈托赵贵找了个人,往奴婢老家捎银子和书信。”

????赵贞压抑住内心的怒火,身子前倾,凤眼微眯,长长的睫毛铺撒下来,使他的眼神晦暗不明:“托他捎找人捎银子捎信?你和他关系这么好?”

????朱紫抬起头看着他,向前膝行几步,哀求道:“王爷误会了,陶妈妈是奴婢干妈,我——”

????赵贞看着她,又想起了冯瑜和韩大富的话,自己技术不好,又不解风情,对朱紫又不体贴,自然是要被奉送绿帽子一顶的,想到朱紫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血管就开始发涨。

????赵贞盯着朱紫,从小时的克己训练,没令他成为洵洵君子,却使他变成伪君子——他怒火愈炽,声音却愈是平缓——此时他已经在暴走边缘了,声音却愈发温柔和气:“朱紫,赵贵还没有媳妇,我把你赏给他好了!”

????朱紫闻言,身子一软,马上瘫了下去。她知道赵贞越生气声音就越平静,他平时又是说一不二的,这句话怕是要当真!

????她抬起头,努力看着他。

????她想说话,想申辩,想哭诉,可是,她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用力捏住了,她挺直脊背跪在那里,大眼睛里漾满水雾,努力盯着掩映在烛光下的赵贞的眼睛:

????你是我前世今生第一个男人,唯一的一个男人。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只敢在心里把你当做我的男人,只敢在心里偷偷喜欢你。可是,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奴婢,一个可以随意赏人的玩意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朱紫的眼睛模糊了,看不到眼前的赵贞。可她依旧努力睁着眼睛挺直脊背看着他:“奴婢,谢王爷恩典!”

????她的话掷地有声,可她的泪同时夺眶而出。

????朱紫磕下头去。

????看到朱紫夺眶而出的眼泪,赵贞一阵烦躁,起身就往外走,在走过朱紫身边时,他停下来看着她:“明天本王就让赵贵过来把你领走!”

????说完,他自己气得半死,惯性地抬起脚打算踹朱紫一下,又硬生生停了下来——朱紫怎能经得起他盛怒下的一脚?

????赵贞心念一转,一脚踹到了朱紫左边的紫檀小几上,顿时“咣当”一声,小几翻倒在地,上面的一摞摞丝绸夹杂着几个首饰盒子落在了地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赵贞大步流星走了出去,临出门还大力摔上了门。

????朱紫终于放松了脊背,身子软瘫了下来,她扑进满地的丝绸里无声地痛哭起来。

????流言在什么时候都是速度最快的。

????全延禧居的丫鬟婆子都知道朱紫和王爷书房的小厮赵贵拉拉扯扯,被王爷撞见了。

????这个消息令有些人拍手称快——她们早就看不惯朱紫霸占着王爷不放了;也有一些人的反应要复杂一点,这里就不再一一赘述了。

????大家统一的观点就是——朱紫要倒霉了。

????延禧居外院的几个丫头,以静怡为主,都是一大早就起来了。她们在外院忙忙碌碌,隔一会儿就借故经过内院门,状似无意地窥探一下。可是内院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没多久,朱紫就起来了,还是像往常一样出来要水洗漱。

????该班的静怡静穆忙打量了一下,发现朱紫发髻一丝不乱衣裙也很整洁,就是红肿的眼皮和暗淡的嘴唇出卖了她,看上去无精打采的。

????静怡一边指挥着小丫头们准备王爷的盥洗用具,一边笑着问朱紫:“朱姑娘,王爷是在卧室梳洗,还是在正堂梳洗?”

????朱紫一脸平静:“王爷在内①38看书网房梳洗罢!”

????“让静穆带着人去内书房吧,”她回头对静怡说,“让小厨房还是准备绿豆粥和素包子就行了!”

????说完,朱紫自顾自离开了。

????静怡和静穆相视一眼。

????静穆发现静怡发髻上插了一朵簪珠花,脸上刻意装扮过了,粉雕玉琢似的,身上穿着簇新没上过身的浅粉色绣水红山茶花的夹衣,白色百褶裙,看上去比平时多了不少风韵。

????静怡发现静穆发上香喷喷的,新抹了不少很贵的茉莉油,白生生的小脸上抹了一层细粉,小小的嘴唇上涂了胭脂,比平日里要艳丽几分。

????她们的眼神一撞,倏忽闪开。

????都知道朱紫和王爷有了嫌隙,今日可是难得的机会,不好好利用才是傻瓜呢!

????静穆用手理了理刘海,转身吩咐几个捧着盥洗用具的小丫鬟:“跟着我到内书房去!”

????“王爷,该梳洗了。”站在内书房门外,静穆柔声道。

????“进来吧!”王爷的声音似乎有点暗哑,不像平时。

????静穆向后面的小丫鬟打了个手势,让小丫鬟去推门。

????内书房的门一推就开,小丫鬟看了看,见没什么事情,弯腰退了下去。

????静穆这才放心大胆地走了进去。

????王爷正双手枕头躺在书案旁边的长榻上,眼睛看着上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身上的甲胄也未解去,只有金色的兜鍪被放在了书案上。

????“王爷,”静穆娉娉袅袅上前,福了一福,“现在梳洗么?”

????赵贞双手一撑,从榻上坐了起来。

????静穆迅疾扫了一眼,发现王爷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倒也没别的异样。

????侍候赵贞盥洗之后,静穆忙问:“王爷,要不要奴婢侍候您更衣?”

????赵贞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甲胄,漠然道:“好。”

????回到正堂,赵贞看了看地上,发现昨晚被自己踢倒在地的丝绸首饰匣什么的都归回了原位,整整齐齐摆放在紫檀小几上。

????他回到卧室,发现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东西都在原来的位置,只是联珠帐高高挂起,床上也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上面放着一叠衣服。赵贞上前一看,原来是自己今天要穿的衣物,朱紫按照从中衣亵裤一直到常服的顺序从上到下摆放着,旁边摆着自己家常戴的玉冠。

????他愣了愣神,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静穆看王爷站在那里不说话,忙道:“王爷,现在更衣吧!”

????赵贞挥了挥手:“你且出去,我自己换!”

????静穆悄无声息地行了个礼,退了下去。在院子里,她碰到了静怡,发现一会儿工夫静怡已经换了一身色彩鲜亮的衣裙,还在发髻旁簪了一串小米粒般的桂花,闻来香气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