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44ag捕鱼王网站|首页四十四章 为权势背道而驰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赵贞空着肚子,在书房里喝了一肚子的闷茶,最后回了松涛苑。

????朱紫知道他会回来吃晚餐,早在小厨房做了野鸡崽子炖山菌山蕨菜,炕了玉米面贴饼,还熬了一锅碧梗粥,正等着他回来吃呢!

????朱紫吩咐人在内院正堂里摆了一张四方餐桌,她屏退众人,自己把晚餐摆好,开始侍候着赵贞用晚餐。朱紫的厨艺如今越来越好,晚餐简单却很美味。赵贞吃得很香。他吃了一会儿之后,一抬头,看到朱紫正单手托腮,大眼忽闪忽闪地看着自己,嘴角还向上弯起,分明是看得很欢喜的样子,不由心里一动,声音却淡淡的,沉声问道:“看什么?”

????朱紫歪着脑袋笑了:“看你好看!”

????赵贞顿时心里一荡,俊脸微红,垂下眼帘道:“老夫老妻的,有什么好看的!”

????说来也奇怪,别的人这样看他,怕是早被打成猪头或者教训一顿了,偏偏朱紫这样看他,让他居然有点脸红耳热心跳的感觉。

????朱紫起身给他盛了一碗粥,走到赵贞这一端,放在了赵贞右手边,让他手一伸就能碰到,然后拉了一个绣墩在赵贞右边坐了下来,拿起一双筷子给赵贞布菜。

????她夹了一筷子山蕨菜放到了赵贞的碟子里,笑着道:“虽然在一起好几年了,可是我就是觉得你好看啊,怎么看都看不够!”

????赵贞面上微哂,可是心里却是欢喜的,他夹起朱紫给他夹的菜吃了,这才道:“你别管我了,赶紧也吃吧!”

????朱紫偷笑:“你不是说我肥了么?我要减肥,晚上不吃了!”

????赵贞瞪了她一眼,把碗推到她那边,板着脸道:“吃!”

????朱紫最怕他这个样子了,乖乖地拿起勺子喝起粥来。

????赵贞看了一会儿,觉得朱紫吃得还是少,拿起一个炕得焦黄的玉米面贴饼递给朱紫,依然只有一个字:“吃!”

????可怜朱紫明明是要减肥的,却被赵贞逼着喝了两碗粥吃了一个饼外加蘑菇野菌鸡肉山蕨菜无数,计划了一晚上的减肥行动彻底失败。

????晚上躺在赵贞身边,朱紫碎碎念:“都怪你,我的肚子又吃得鼓起来了!”

????赵贞闻言,马上起身,掀开被子,伸手就要去解朱紫的中衣。

????朱紫被他摸着了痒痒肉,一边挣扎一边笑,最后扛不住赵贞,被赵贞解开了中衣,拉下了亵裤。

????赵贞盯着朱紫的小腹,看了一会儿,觉得好像没有凸起啊!他又伸手轻轻按了按,朱紫这才知道他的用意,一边把亵裤往上拉一边道:“我月信刚过去六七天,怎么可能怀孕呢!哈哈!”

????六七天?赵贞挺秀的眉往上一挑,凤眼微眯看着朱紫,嘴角微不可见地翘了起来:“朱紫,看来咱们努力得还不够!”

????朱紫所具有的小白特有的提前查知危险的警钟开始在脑海敲响,她一个鲤鱼打挺,猛地一翻身,开始往床的那头爬。

????赵贞微笑着看着她。待她爬了一段距离了,伸手拉着朱紫的两个脚踝,轻轻一拉,就把朱紫给拉了回来。

????如此三番之后,朱紫实在是无力挣扎了,求饶道:“相公,我吃得太饱了,不想动呢!”

????赵贞脸上很严肃,心里很猥琐:“我来动,你躺着就行了。”

????朱紫:“……”

????半个时辰之后,努力耕耘播种的赵贞终于翻身下马,优哉游哉地起身冲澡去了;躺在那里不出力装死鱼的朱紫累得浑身无力,气喘吁吁拉出赵贞垫在她屁股下的软枕,扔在一边,很快进入了梦乡

????林府的正院里,虽已是深夜,犹自灯火通明。

????林丞相在母亲的房里同母亲和妹妹恳谈。

????主人未睡,下人们自然更不敢睡了——二小姐的家法可是很厉害的。

????林孝慈好不容易把话说完,林老夫人马上哭了起来,边哭边喊道:“这世界让人没法活了啊,哪有什么王爷管人家宰相家里事情的!他凭什么呢……”

????林慕慈心里恼恨,却静默不言——她想说的话她老娘都替她说了,她用不着说什么了。

????林孝慈觉得没法子向老母弱妹解释自己和南安王的关系,耳朵里听着母亲的埋怨,承受着妹妹满是谴责的目光,最后一甩手走了。

????他刚走出正房,就听到屋子里传来母亲撕心裂肺的嚎哭:“丞相还被人管头管脚,这样的丞相当来作甚!”

????林孝慈脚步一顿,母亲的话说到了点子上:丞相还被人管头管脚,这样的丞相当来作甚!

????第二日,赵贞正在书房里听赵壮读信报,柳莲来报:“禀报王爷,宋章求见。”

????宋章进来之后,很快进入正题:“王爷,小人有一句话,不得不说。”

????赵贞冷冷看着他。

????这个宋章经过多方检验,似乎是没什么问题了,但是赵贞还是不愿意多信任他,准备再检验再试炼,然后再谈是否重用。

????宋章被王爷这样冷峻的目光看着,依旧不卑不亢,道:“不知王爷怎么看林孝慈林丞相?”

????朱紫正和银铃在松涛苑内院的起居室裁剪衣物。

????朱碧派人送来了几匹极软极透气的软罗,朱紫觉得很适合小孩子,所以准备裁了给小包子小馒头和小饺子一人做两套春装,现在动手去做,待春暖花开就可以穿了。

????书房之内,宋章正在侃侃而谈:“……林孝慈其人,老实有余,魄力不足;实干有余,进取不足;愚忠愚孝,心胸狭隘;上无法对主尽忠,下无法御下扬威,实不堪大用,望王爷三思!”

????赵贞看着宋章,半日无语。

????他以前总看重林孝慈的老实、沉默和实干,其它缺点不是没看到,而是刻意装作看不到,宋章的这一席话,真的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他心内盘算,脸上却依然是淡淡的:“依你之见……”

????宋章五官深刻的脸上带着一抹坚决:“选派忠心有谋略之士,安排入要害部门,加紧培养,逐步取彼而代之。”

????赵贞看着他,眼里流露出赞赏,却还想在检验一回:“我已经宣了田子敬胡非同入京。”

????宋章一听,脸上露出喜色,道:“王爷英明,田子敬大忠大义,胡非同能谋善断,这两人堪当大任!”

????大年三十除夕之夜,大雪纷飞,田子敬和胡非同飞马入京,进了南安王府。

????赵贞本来正在陪着朱紫吃火锅,听了赵壮的回报,马上带着赵壮就往外走。走到门外了,又想起了什么,忙对朱紫说:“朱紫,等一下你先睡,不要等我!”

????朱紫从来不过问他的公事,听他这样说,只是随意摆了摆手:“王爷您放心啦!走吧!走吧!”

????她好像轰一只蚊子似的,把赵贞给轰走了。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林丞相府内,林孝慈正陪着母亲和妹妹用年夜饭,连夫人带着姨娘洪氏和张氏在一旁伺候着。

????林老夫人非闹着不走,不肯离开金京回老家,林孝慈也没有办法,只好拖了下来,异想天开地盼望着王爷哪一天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连夫人很恭谨地给林老夫人布着菜。

????这段日子她处处依礼而行,林老夫人和林慕慈吃了她好几个暗亏,却无可奈何,林慕慈只能推出林老夫人大吵大闹,可也伤害不了连夫人根本。

????自从那日从南安王府回来之后,连夫人扯着朱太后和朱王妃的大旗,逐渐把管家权收了回来,又把林慕慈禁在了府里,不让她出去招摇过市。

????当然,这些她都请示过丈夫林孝慈了。

????林孝慈不置可否。

????虽然心里不高兴,但他知道妻子这样做是对的。

????林孝慈正给母亲夹菜,忽然书房的小厮青松过来了。

????林孝慈到了书房,端起小厮绿柳准备好的红茶,喝了一口,小厮青松这才道:“大人,田子敬大人和胡非同大人从北城门飞马入城,刚刚进了南安王府!”

????林孝慈一惊,手一松,手里的杯子直坠了下去,“啪”的一声落在地上碎了。

????青松和绿柳不由得很是惶恐,这个玉雪杯可是大人最喜欢的杯子啊,听说价值千金的。怕大人迁怒,他俩忙跪了下来:“求大人开恩!”

????林孝慈满心都是大事情,哪有余力管这些闲事,他直接往外走,道:“命人套车,准备去南安王府!”

????雪越下越大,鹅毛般飞舞在苍穹之中,很快便把这个世界变成了银白的世界。

????宽阔的街道上也铺了厚厚的一层雪,马车行在上面很艰难,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最后,刚走到野鸡塔胡同口,马车的轮子陷进了大雪之中。丞相府的几个家仆赶紧上前推车。

????可是没走多远,车轮又陷了进去。

????最后,林孝慈制止了家仆的行为,车子静静地在雪中停了好久,才道:“调转车头回去吧!”

????他不知道的是,若是这晚上他赶到了南安王府,一切怕是不会那么糟糕。

????从他决定调转车头回去的这刻起,他已经走上了和南安王相反的道路。

????权势,既能带给人无限的快-感,也能使人深深沉迷,陷入权势的泥淖无法自拔,看不清楚前方的道路。

????大年初六,赵壮收到了樊维斌的飞鸽传书——林孝慈亲信西北总督邱志远有异动。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替漠漠说话的亲,看了负分评,郁闷死了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唉,不喜欢看走了好了,干嘛盯着我呢~理解无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