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27ag捕鱼王网站|首页二十七章 被小三赵贞挨揍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赵壮请许文举和侯林生两位大夫给何小姐诊病的时候,特地很神秘地交待了一番。

????他很认真地要求这两位大夫,今日的事情一定要保密,一定要不要说出去。

????许文举和侯林生当即就想到了那个酷似朱王妃的女人,不禁相视一看,目光都有些闪烁。

????说实在话,他们还是不敢相信那么疼爱朱王妃的王爷会偷偷黑杏出墙,这和王爷平时贞洁正派的个人形象不太符合啊!

????两位大夫被赵壮送到了东偏院。

????东偏院偏于小巧别致,背倚玉山西麓,南边是一条曲折古陌,赵贞设计的时候取的是李白所做《菩萨蛮》里“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的意境,只在东偏院里建了一座精巧别致的四层小楼。如果登上三楼四楼的话,既能看见寒山隐隐,又能观赏荒草古陌,还能赏鉴夕阳晚照,端的是别有一番胸怀与情趣。

????清珠远远走在前面,许文举和侯林生提着医箱走在后面。此时正是夕阳西下时分,金色的夕照照在东偏院的小楼之上,使小楼沐浴在落日余晖之中,很有一种萧条冷寂的美。

????待两位大夫进了小楼,何洁华小姐已经在一楼的会客室等着了,银铃和清水一个远远站在罗汉床后守着,一个站在门边静立——这也是南安王府的规矩,主子诊脉的时候,下人是不能过于接近的,免得泄了什么秘密出去。

????许文举和侯林生近距离接触这位酷似朱王妃的何小姐,还是各种的不适——他们作为南安王的家臣,久为朱王妃服务,早把朱王妃看做自己的主人了,这时候看着这个和王妃生得很像却好像更妩媚的何小姐,就油然而生出一种类似护短的护主之心。

????刚碰着何小姐的手腕,许文举就闻到了黄金水的味道,他还不敢相信,就又闻了闻,再次确定这位何洁华小姐绝对是用了黄金水。

????他看了旁边的侯林生一眼,侯林生也闻到了,正吸着鼻子闻呢!

????看到许文举看自己,侯林生和他这么多年朝夕相处,自是心有灵犀,马上看着许文举点了点头。

????两位大夫这下子都明白了,王爷把他俩献上的讹了王爷一千两银子的黄金水送给了眼前这个女人!

????乖乖,价值一千两白银啊!五两银子都能买个丫鬟了,王爷这是把二百个丫鬟送给自己的这位小情人了啊!

????许大夫和侯大夫感觉很愤怒很生气——王爷,您为王妃树立的那座贞洁牌坊呢?才几年呢,您就亲手把它给推到了?您找的还是这么像王妃的情人,您是为了恶心朱王妃么……许文举和侯林生脑补得很欢乐,草草诊完脉,连方子都没开——他们的理由是:女子月信来的时候肚子疼不是很正常的么,不疼才不正常——真的是很坑爹的理由啊!

????夕阳早落在了远处的村庄里,天地之间变成了一种浅浅的暗蓝,村庄炊烟渐起——夜晚,逐渐来临了。

????许文举和侯林生两位大夫被正义感和护主的热情驱赶着,连王爷都没见,就骑着马连夜跑了。

????到了城门外,两人这才发现,城门早就关了,而他们的王府腰牌却没有带在身上。

????许侯两位只好在城外的驿站住了一夜,顺便好好商量了一下如何向朱王妃示警,免得那么大方那么善良那么可爱的朱王妃被腹黑又负心的王爷给欺负了。

????正是早膳时间,朱紫坐在太妃起居室的罗汉床上,正端着一碗皮蛋瘦肉粥在喂小包子。

????前天王爷在府里,和小包子进行了男人之间的谈话,逼着小包子在正堂里听他讲了好一通的大道理。

????具体讲的什么朱紫不知道,反正赵梓出来之后,一下子就蔫了,从被自己宠得无法无天的状态一下子变成了一位五好小世子外加优秀的王位继承人,令朱紫好不心疼。

????赵贞一离开,朱紫就开始对赵梓各种的抚慰。

????赵梓被父亲讲过道理之后,已经总结了一条对敌经验——爹在,远着娘;爹不在,缠着娘。

????所以,本来他已经开始自己用勺子吃稀饭了,可是,爹爹一走,他就吵着要母亲喂着吃。

????朱紫觉得他还不到两岁,当然是需要母亲的疼爱了,所以就一口答应了。

????刚喂完赵梓,许侯两位大夫就过来正院请见了。

????朱紫让清水把两位大夫带到了东偏房。

????许文举和侯林生在王爷面前是各种的猥琐、卑鄙和无聊,可是一到女性面前,尤其是朱王妃面前,一下子就变成了文质彬彬气质高华的斯文,呃,禽兽。

????朱紫安顿好小包子,这才去了东偏房。

????两位大夫已经在东偏房外间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正端着清水送来的八宝茶喝呢,一见王妃进来,忙起身行礼。

????朱紫看了看这两位大夫。

????她认识这两位大夫,其实是比认识赵贞还早呢!

????这两位不但帮了她不少大大小小的忙,还救过她的命,是她货真价实的救命恩人,所以她对他们一直很照顾,就连许大夫和侯大夫的衣食住行她都关照到了,也让赵贞为此吃了不少小醋。

????许文举大约二十七八的年纪,清秀的脸白白净净的,一脸的书卷气;侯林生也是二十□不到三十岁的样子,浓眉大眼国字脸,很有一身正气。

????两人俱都是一身朴素的深蓝袍子,看起来很稳重。

????这次,许文举和侯林生没有诊脉,而是由口才更佳的侯林生出马,劝诫朱王妃。

????侯林生国字脸上显出极度的诚挚,询问道:“王妃,王爷这段时间在王府么?”

????朱紫很信任他们,老实答道:“就八月十五中秋节回来了一日。”

????许文举和侯林生面容严峻,点了点头,侯林生接着问道:“王妃您如今,是不是把很多时间都用在了小世子和二公子身上?”

????朱紫点了点头。只要赵贞没在家,她绝对是陪着赵梓和赵杉这两个心肝小宝贝的。

????许文举接着道:“现在,您陪王爷的时间多吗?”

????朱紫算了算,摇了摇头。

????侯林生缓缓又问:“王妃,您如今和王爷在一起的时候,都谈些什么?”

????朱紫很懵懂:“都是些孩子啦衣服啦首饰啦……”

????说着说着,朱紫明白了过来,眼睛在许文举和侯林生身上转了好几转。她心里刚开始有点虚,接着有点担忧,然后有点起疑,最后在满脸忧思的许文举和侯林生的殷切目光中彻底变成了不可置信不敢相信。

????朱紫盯着许侯两位,声音有些颤抖:“王爷,王爷在外面……”

????许侯两位点了点头,眼神里带着毋庸置疑的忠心和同情:“王妃,那女人就在郊外的别院呢!”

????原来是在别院,怪不得赵贞这段时间老是往别院跑,还呆在那里不肯回王府呢!

????朱紫联系赵贞这段时间的表现,心里越发疑惑了。

????侯林生看着王妃美丽红润的脸变得苍白,心里也很难过,又道:“这个女子姓何,是礼部尚书何元的女儿,和王妃您生得很像!”

????这句话最终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还记得那个生得很像自己的何洁华的长相,还和赵贞提过呢!

????谁知道,赵贞当时不发一言好像没听见的样子,结果一转身就把那个何小姐给金屋藏娇了!

????朱紫怒意溢满胸腔,恨不得立刻跑到城外的别院,把赵贞给狠狠教训一顿。

????到了这个时候,朱紫倒是不气何洁华。

????她一向认为,男人在外面有了女人,那个女人或许有错,但根源一定是在男人自己身上——若是男人篱笆扎得牢,小三如何能够钻进去?

????极度的愤怒之下,朱紫倒是冷静了下来,先是谢了许侯两位大夫,接着把清水叫过来,吩咐清水:“替我向太妃娘娘说一下,就说我到别院给王爷送点东西。”

????又命清波吩咐赵雄准备马车等出行必备之物。

????两刻钟后,朱紫带着清水清泉清波以及许侯两位自告奋勇跟来的证人,浩浩荡荡出了南安王府。

????赵雄阻拦无果之后,只好派了大队王府亲卫簇拥着王妃车驾,以防出现意外。

????朱紫一行到了城外别院,守门的卫士见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正要去禀报王爷,只见仪态万方的朱王妃从凤尾绣鸾车里走了下来,叱道:“我自去见王爷,你们莫要禀报!”

????凡是南安王手下,谁不知道王爷对朱王妃的无上限无下限的宠爱,还以为朱王妃是要给王爷制造个惊喜呢,所以就收戟放行,给王妃行了个礼,顺带让跟随王妃的那几个亲近人也进了别院,至于赵雄管家带了的王府亲卫,都安排在了西偏院。

????极度的愤怒带给了朱紫巨大的力量,她提着裙子大步流星走在最前面,许文举和侯林生紧跟着她,指点着道路:“王妃,那女人就住在东偏院的小楼之内!”

????银铃和清珠刚给何洁华上了妆,换上了王妃的服饰,正带着她在花园里模仿王妃散步呢,只听“砰”的一声,院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看着怒气勃发的王妃,银铃、清珠和何洁华一下子愣住了。

????最后,还是银铃反应快,拉着清珠和何洁华就迎了上去。

????朱紫看着清珠和银铃簇拥着的那个戴着自己的首饰穿着自己的礼服而且生得极像自己的何洁华走上前来,气血攻心,一口血喷了出来,吓得银铃和清珠忙推开了何洁华扑上前去:“王妃,您怎么了?”

????朱紫推开她们,扯了自己的帕子擦了擦嘴,冷冷道:“你们王爷呢?让他来见我!”

????她幻想过赵贞移情别恋的情形,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这么快,而且,场景是这样的狗血!

????自从见到这位何小姐,朱紫的心就变得空落落的,除了对赵贞的愤怒和痛恨,别的什么都没有了!

????赵贞本来正在见带着骁骑过来的赵英赵勇以及云泽别院武士的统领柳莲,忽然听人回报,说是王妃来了,去了东偏院。

????他心里一沉,暗道不好,马上起身往东偏院而去。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明晃晃的日光下,一身玄衣的赵贞匆匆而来。

????朱紫恨恨地看着他,心里更是愤怒——来会情人,还敢穿着老娘亲手给你绣的袍子!

????赵贞急匆匆走在前面,后面赵英赵勇和柳莲等一大群属下觉得大事不好也跟了过来。

????朱紫瞪大眼睛,看着这个负心郎,待赵贞走近,她伸手一巴掌呼了过去,“啪”的一声击在了赵贞脸上。

????赵贞呆住了。

????院子里所有人都呆住了。

????除了朱紫。

????她兀自怒道:“赵贞,你这厮做的好事!”

????作者有话要说:以前,漠漠看文的时候看到作者吐槽自己的糟心事,总是感到被治愈很开心——原来还有比我更悲催的人呢!

????现在,漠漠自己也成了这样悲催的人——明天还要再去值一天班,心里真是无限的苍凉啊!亲爱的读者们,你们被治愈了么?!

????至于漠漠的工作,只能说干着比卖白粉还操心的活儿,担着和制造航天飞船差不多的压力,收入着比卖白菜还低的工资......

????你们猜,漠漠是做什么的呢?

????提示见漠漠以前的文《月季花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