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9第九章 受杖刑爱中生怕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赵贞很晚才起床。

????他平时白天都不在延禧居呆着的,今天不知道为了什么,默不作声地呆在房里,刚开始是独自喝茶,后来让朱紫准备了笔墨纸砚,他开始画画。

????朱紫悄悄看了一眼,发现画的是月下草原,一轮圆月孤零零挂在天际,下面是被风吹低的草原。

????朱紫不懂水墨画,就是单纯的觉得王爷画的很有意境,她好像进入了画中,身处在那月下草原,心里痒痒的。

????朱紫在正堂里,看到静肃在内院门口招手,忙走了过去。

????她过去才知道,原来是赤凤和粉蕊来找她玩。

????朱紫想着赵贞在画画,一时半会儿不会叫她,就站在院子里的凌霄花下陪赤凤和粉蕊说话,一边还能听着王爷的声音。

????赤凤今天打扮得分外不同,白色纱衫,银红抹胸,银红褙子,印花罗百褶裙,看起来很是出彩。

????旁边的粉蕊倒是低调,身上穿的是王府配发的三等丫鬟的衣裙,不过头上插着一支白玉莲花簪,脸上也刻意装饰了,越发显得眼如秋水唇似涂丹。

????朱紫也不点破,陪着她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没过多久,赤凤突然道:“哎呀,肚子有点疼,朱紫,你带我去找个地方净手吧!”

????这时静穆她们早就回房了,朱紫只好带着赤凤去小花园了。粉蕊不需要,就留下来等她们。

????赵贞画完画,正要吩咐朱紫把画晾起来,晾好了找人装裱,转眼一看,却没找到朱紫。

????他随意走了出来,在院子里闲走了几步。

????赵贞正在考虑着班师回朝的事情。

????这次平定西戎,一部分军队是南疆的当地戍兵,另外一部分是京城的禁军,他一定要回去一趟的,起码得把军队交接的事情做好,要不然父皇……

????父皇年纪大了,疑心也越发重了。

????赵贞叹了口气,一抬头,却看到院门外有一角浅紫色的纱裙。他知道朱紫上午穿的是浅紫色的纱裙,所以就叫了一声:“还不进来!”

????他在白日及人前总是很严厉的,这一声就有点威吓的意思在里面。

????门外站着的人慢慢走了进来,一进来就蹲身行礼:“奴婢粉蕊见过王爷。”说着还抬起头来看赵贞,小脸微微收拢,越发显出秋水般好看的眼睛。

????是浅紫色的纱裙没错,可不是朱紫,而是一个陌生的小丫头。

????赵贞最讨厌奴婢在自己内院探头探脑了,他叫了声赵勇,守在外面的赵勇闪身进来,看到王爷身前的粉蕊,他也吓了一跳,忙请罪道:“奴才失察,王爷赎罪!”

????赵贞摆了摆手,冷着脸进去了。

????赵勇在心里叹了口气,拎着在旁边发抖的粉蕊出去了。

????粉蕊被打了二十杖,送到了城外的庄子里配人了。

????赤凤被打了二十杖,发到浣衣房洗衣服去了。

????朱紫也没能逃过去,被打了十杖。

????挨完刑,朱紫依旧被送回了延禧居内院。

????大概行刑的人有心放过,朱紫的屁股和大腿只是疼,没有像赤凤和粉蕊那样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她知道自己还要跪下向王爷谢恩。

????看着跪在地下的朱紫,赵贞垂着眼帘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朱紫低声道:“奴婢知道了。”

????此时,在她心中,再也没有赵贞,只有王爷。

????夜晚的时候,赵贞洗完澡出来,径直脱下了中衣,在绣墩上坐了下来。

????朱紫微愕,可是赵贞脸微微仰着,没有说话,可那一双潋滟的凤眼波光流转间仿佛带着无限的风情,就那样扫了朱紫一眼,又垂下了眼帘。

????这一眼的风情,令朱紫浑身酥麻心跳加速,她乖乖地拿着毛巾上去帮王爷擦头发。

????把头发擦得差不多之后,她把头发到前边,弯腰观察赵贞背上的伤口。

????刚洗过澡的伤口有些发白,不过比刚开始好多了。

????朱紫拿过药膏,轻轻地开始涂抹。最后,又裹上了纱布。

????她还喜欢眼前这个男人,非常喜欢,喜欢到了骨子里。

????这是一种她自己根本没法控制的情感。

????可是她已经知道,在王爷的心里,她是奴婢,只是奴婢而已。

????侍候赵贞睡下后,朱紫刚把铺盖抱过来铺好,就听到赵贞的声音:“到上面睡吧!”

????朱紫的屁股大腿依旧疼痛,她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没有说话,但一脸心有余悸的表情。

????帐子里虽暗,但帐子外的灯还没有熄灭,赵贞在帐子清楚地看到了朱紫的表情。他轻叱一声:“滚上来!”

????朱紫乖乖地滚了上去。

????“趴下!”

????朱紫乖乖地在他身旁屁股朝上趴了下来。

????朱紫正在忐忑,忽然觉得自己的裙子被掀了起来,刚要挣扎就被赵贞摁了下去:“不要动!”

????朱紫想着上午挨的那十杖,刚硬起的背脊顿时软了下去。

????很快她的亵裤被扒了下去,朱紫顿时感到小屁屁凉飕飕的。她咬着嘴唇一动不动。忽然,赵贞的手指蘸着什么药膏抹了上去,一阵火辣辣的凉。

????朱紫僵着身子趴在那里。

????她的心却一下子软了下来,轻飘飘好似荡秋千荡到高空的感觉,荡悠悠没着落。

????赵贞忙活完,想起白日的事情,觉得朱紫那么容易就被人利用,猪一样笨,顺手在朱紫小屁屁上拍了一下。

????朱紫疼得闷哼一声,瞬间从白云之上跌了下来。

????赵贞也不说话,拿方丝巾擦了擦手,取来一条纱被搭在了朱紫身上,自己挨着朱紫躺了下来。

????这头小猪有一个好处就是虽然是夏日,肌肤却触之凉阴阴的。

????药膏里面大概有薄荷,味道很好闻,帐子里面满是薄荷清凉的芬芳。

????赵贞和朱紫很快都睡着了。

????朱紫这段时间一直躲着绿霞。

????她不敢见绿霞。

????本来她还信誓旦旦“咱俩不要因为别的事情生分了,不管咱俩谁出了头,都要带挈对方”,可她对王爷是这样的感情,怎么能兑现自己说过的话?

????再加上这个王爷太强大,朱紫很害怕。

????就那么一件小事,赤凤和粉蕊就这样完了。

????朱紫很惭愧,也很惴惴不安。

????她这段时间都是看着赵贞的眼色行事的,赵贞不用说话,一个眼色朱紫就明白了,颠颠地跑去做。

????朱紫觉得自己很像王爷的一条狗,一条哈巴狗。

????而王爷确实是用驯狗的方法来驯她的:听话了,给一个包子;违逆自己了,一顿大棒。

????绿霞主动来找朱紫了。

????她也知道赤凤和粉蕊的事情,倒是误会了,悄悄搂着朱紫笑着说:“自损八十,伤敌一百。姐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聪明了?不过赤凤她们也活该,王爷以后就是姐姐你的了,妹妹我不会出手的;但是,你得帮我在王爷面前美言几句,让我嫁给王爷麾下的哪个年轻将军做大老婆!”

????“王爷变成我的?”朱紫一听,惨笑道, “这我可不敢奢望。”

????她看着绿霞的眼睛:“我和你,都是奴婢。”

????绿霞想起她挨的那顿打,也心有戚戚焉。

????此时两人的心都有些沉重,朱紫索性换了个话题:“你手里攒多少银子了?”

????绿霞笑:“我凑够了二十两,全拜托我们院的大丫头静研给放出去了。”

????朱紫知道王府有头脸的妈妈和大丫头攒了银子往往交给专人放债收利钱,没想到绿霞也在放。

????朱紫有点心动,不过她马上想到了王爷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心里不禁一抖,到嘴边的话没敢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