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97第九十七章 庆除夕感君情深

平林漠漠烟如织 Ctrl+D 收藏本站

????腊月二十三一大早,金京就开始飘起了雪花。

????雪刚开始的时候不太大,雪花像盐粒似的从苍穹撒下,落地即化;到了中午时分,雪势加大,雪花从盐粒进化为鹅毛,纷纷扬扬飘飞而下,很快给整个金京城罩上了一层白色绒毯。

????刚到亥时,夜幕深沉,金京的街道上已经没什么人烟了。

????金京西城的妙子胡同,四个黑衣人悄悄出了门,骑着马往东城而去。

????到了东城之后,这些人进了一个院子。

????一刻钟之后,一辆大马车从这个院子里驶出,向沿着大街向北驶去。马车里面坐着带路的高个子黑衣人和被蒙上面罩的三个矮个子黑衣人。

????揭下面罩之后,三名东枢使者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很精致的会客室之内。会客室不大,但是布置得很雅致,案几座椅家具都是花梨木的,墙角一丛茂兰,大概是夹墙里摆着炭盆,屋子里温暖如春。

????把貂裘解下之后,早有美艳小环送上了清茗。

????三人捧起白瓷茶杯喝了一口,统一觉得齿颊留香,非是凡品。

????一刻钟之后,一个瘦削高挑身着玄色锦袍的人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位俊秀白皙带着点女气的青年。

????三位东枢国的使者知道这就是大金的皇帝了,都站了起来,向着那人行了个大礼,那人却摆摆手,很随意地说:“都坐下吧!”

????赵正不打算多应酬这三位东枢矮子,含笑道:“你们国王打算什么时候出兵?”

????三位使者中最矮的那位起身,把一封书信递了过去。

????站在赵正身侧的钱柳德先接了过去。

????三位东枢使者被带离之后,赵正闭上了眼睛,靠在椅背上,半日不说话。

????钱柳德一边帮他按摩,一边问道:“派往东疆戍兵的那个武士,皇上您要不要见见?”

????赵正似在思索,过了一会儿才道:“我就不见了。你替我吩咐他,我这位弟弟虽然看着独断专行,可是在大事上,特别是作战的时候,反倒非常冷静,很能采纳别人的意见。他不喜欢唯唯诺诺之人,很欣赏那种敢于直言勇于坚持己见的人。他身边的那些亲信,有不少是这样的人。”

????他睁开眼睛,看着前方的虚空:“另外,他太年青了,在战场上一定会有冒进的时候,要抓住这样的机会!”

????钱柳德佩服极了,觉得还是皇帝最了解自己的亲兄弟,他恭谨地退后一步,曼声道:“皇上英明!”

????赵正觉得钱柳德的这句奉承听上去似乎有点讽刺,没说话,只是摆了摆手。

????他也知道赵贞没有当皇帝的野心,也知道现在大金国还离不了赵贞,也明白赵贞当得起“国之柱石”四字评语,可是,“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这句话,他也忘不了。

????现在赵贞是没有野心,可是赵贞已经有了世子,人一旦有了儿子,就会为儿子打算。

????赵贞现在没有野心,不代表以后永远没有野心。

????而他赵正,却从来都是掐灭火种斩草除根剑走偏锋的人。

????想到了赵贞的世子,赵正略微恍惚,想到自己还没有儿子,他轻叹了一声,最后决定到青云殿去看看朱碧。

????夜晚的青云殿偏院。

????雪依旧簌簌地下着,落在地上瑟瑟有声。

????朱碧还没有睡,她正端坐在卧室的暖炕上看姐姐派人送来的书信。

????贴身大宫女玉香端着一碗参鸡汤走了进来,看到朱婕妤又在看朱侧妃送来的那封书信了,笑着道:“婕妤娘娘,这封信你都看好几遍了,还在看呐!”

????朱碧抿嘴一笑,闻到玉香手里端着的参鸡汤的味道,笑着说:“姐姐说了,参汤虽好,也不能多喝的!”

????玉香微笑道:“现在天寒地冻的,喝点参鸡汤也能补身子!”

????朱碧是那种看着随和,可是拿定了主意别人就无法改变的人,她虽是淡淡笑着,但就是不肯喝。

????玉香正要再劝,却听堂屋内传来尹婕妤带着笑意的声音:“你不愿意喝,我来喝好了!”

????头戴昭君套身披灰鼠披风的绿霞掀开卧室的帘子,带着雪花走了进来。

????朱碧六个多月的身子了,懒得动,就命玉香帮绿霞把昭君套和披风解了下来。

????绿霞在朱碧的旁边坐了下来,凑过去看了看,发现依旧是那封前几日朱紫寄过来的书信,心里有点小嫉妒,撇了撇嘴道:“又在看朱紫的信,哼!”

????朱碧瞟了她一眼,看她确实是吃醋了,这才耐心地解释道:“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家里的人都靠不住,祖母又自私又狡猾,祖父又贪心又小气,亲爹呢,孝顺得没了边,亲娘呢,懦弱得过了,只有姐姐,没比我大多少,却一直护着我,有一口馒头必要分给我半拉,宁肯自己饿着。这样的姐姐,我永远要信她敬她的!谁都越不过她去!”

????绿霞没想到自己一句贫话倒惹来朱碧这么一大长篇,又知道朱碧看似温柔,却最是执拗,也不敢太逆着她,忙道:“知道了知道了!”

????朱碧这才又去看信了,边看边对绿霞说:“姐姐交代我把字好好练练,还让我多看书呢!”

????绿霞一边喝玉香端来的参鸡汤,一边道:“什么书啊?”

????朱碧边看信边道:“《史记》……《三国志》……《汉书》……都在姐姐让人送过来的箱子里面呢!”

????绿霞识字不多,从不读书,所以不感兴趣,只是因为自己刚才惹朱碧不高兴了,现在打算弥补一下,于是道:“既然朱紫连书都给你捎过来了,明日就开始读书吧!”

????朱碧却按捺不住,正要吩咐玉香去书房把姐姐捎来的书拿过来,却听见外面传来宫女太监们山呼万岁的声音。她忙拉了绿霞一把,两人齐齐下了炕。

????赵正满面春风进了卧室,一把拦住了正要行大礼的朱碧绿霞,笑着道:“免礼!”说罢,一手携着绿霞,一手牵着朱碧,一同上了暖炕。

????玉香深知这位皇帝的特殊爱好,忙命一干太监宫女都避了出去,她和跟着皇帝过来的贴身太监钱明玉留在了外间,预备着端茶递水以及递帕子。

????第二天一大早,皇上离了青云殿偏院。

????一个时辰之后,大太监钱柳德过来传旨。

????婕妤朱氏和婕妤尹氏皆晋位为妃,赐居青云殿正殿,等春节过后再行搬迁。

????小年刚过,腊月二十四一大早,赵贞就带着一群亲信去了润阳城外的别院。

????他原本打算在云泽湿地试验的,可是又不愿意离开朱紫太远,最后权衡一番之后,奔赴润阳郊外的别院而去,这样的话,还能在除夕之夜赶回王府。

????大年三十这天,朱紫一直呆在正院,陪着高太妃和小世子玩。她们也效仿民间,给全家人都准备了新衣服。高太妃是一套妃色太妃礼服,赵贞是一套白色海龙亲王礼服,朱紫则是一套水红侧妃礼服,连赵梓,也是一套小小的白色貔貅世子礼服。

????赵贞的衣服还是朱紫亲手做的。

????自从朱紫怀孕之后,高太妃就不让她动针线了,朱紫却悄悄地为赵贞做了从内到外一整套衣物,还细细地在不显眼处绣上了自己的标志——一丛竹子。

????等到了下午,朱紫就指挥着清水等人开始和面剁饺子馅了。

????银铃不在府里,善于烹调的清水就成了朱紫的最爱,天天呆在一起研究好吃的,然后做出来,以至于这段时间高太妃和朱紫的腰围都增加了不少。

????到了傍晚时分,因为天阴,黑的很早。

????润阳城的鞭炮声已经响成一片,笼罩在夜幕中的南安王府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动静。

????因为赵贞说过会在除夕赶回来的,所以朱紫也不急,先带着清水清珠她们开始包饺子。

????高太妃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出身,自然不会包饺子了,就抱着小世子在一旁转悠着看西洋景儿。

????小世子看母亲坐在那里包饺子,非要要了一张饺子皮,自己拿着捏来捏去玩耍。

????正在这时,只听外面清波过来禀报:“王爷已经回来了!”

????她的话音刚落,赵贞就大踏步走进了正院。

????一见母亲,赵贞马上弯腰行礼。

????高太妃一边笑,一边道:“来,小世子,给你爹行个礼!”

????赵贞含笑接过了赵梓。

????朱紫也迎了出来,只不过手上带着面粉,就没有凑过来,远远地站在偏房门口,嘴角微微翘起,悄悄笑了。

????赵贞抱着小世子往她那边看去,只觉几日未见,朱紫的气色更好,腰身好像又显了一点。

????看见朱紫平平安安的,赵贞就觉得心情愉快。

????他不好当面表演亲热,只是对着朱紫点了点头,无声地笑了一下,然后就抱着赵梓,陪着母妃进了正房。

????高太妃几日未见儿子,也有些思念,在烛光下看了又看,只觉得赵贞又清减了些,想唠叨着让赵贞这几日多补补,可又不习惯这样的自己,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句话:“回来就好!”

????赵贞的火药试验这几日并没有大的进展,主要是爆炸的时间控制得不好,老是提前爆炸,这样的话危险就很大。他本来还想继续试验的,可看身边这些人都有些心烦气躁,就想着不如先回去过年,等过了年再继续进行,或许会有一些突破也未可知。

????朱紫下饺子的时候,赵贞命赵雄带人在王府大门外点燃爆竹。他自己带着小世子,率领韩秀川和二林兄弟,在正院的门外点燃了爆竹。

????爆竹声中,除夕之夜来到了。

????放完爆竹,赵贞和小世子就回了正房。

????饺子已经下好了,朱紫指挥着清水她们把饺子端来上来。

????赵贞拿起筷子正要吃,忽然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对面坐着的朱紫,笑了笑,然后开始吃饺子。

????吃完饺子,四口人一起守岁,赵梓玩了大半天,早就累了,没多久就睡着了。

????高太妃声称要看着小世子睡觉,命赵贞和朱紫回延禧居自己守岁去,不要打扰她和赵梓祖孙休息。

????这几日一直阴雨连绵,又冷又湿,冬雨下得人骨头缝里都是冷的,恨不得守在火盆炭盆前不离开。大年三十这天,阴雨虽然已经停了,可是依旧冷极了。

????赵贞要人把软轿抬过来,朱紫却不愿意,她想和赵贞一起走走。

????朱紫一出门,虽然身上穿着貂裘,可还是感到了一股寒意,立刻有点瑟缩。

????赵贞看她害冷,忙把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披在了朱紫身上,然后系紧了带子。

????披风上带着赵贞的体温,温暖异常。

????朱紫看着赵贞,眼中含情:“傻瓜,你自己不冷啊?”

????赵贞却是一笑,伸手把朱紫的手包住,牵着她小心地往前走着。

????赵雄和韩秀川提着灯笼在前边照路,二林兄弟提着灯笼和四清跟在后边。

????走了一会儿之后,朱紫感觉到赵贞的手依旧很温暖,这才放下心来。

????还没走到延禧居,朱紫看到灯笼的光晕中似乎在飘着片片羽毛,定睛一看,发现原来是雪花!

????片片雪花打着旋飞舞着从天而降,缓缓落下。

????赵贞也看到下雪了,他眉头一皱。

????这一下雪,地下就有点滑,他原本想让人抬软轿过来的,转念一想,觉得麻烦,就对朱紫说:“地下怕是有些滑,我背你回去吧!”

????朱紫呆住了,半晌没反应。

????赵贞不搭理她,自顾自在她身前蹲了下来,等着她趴上去。

????朱紫的鼻子酸酸的,柔顺地趴了上去。

????赵贞背起她就走。

????对他来说,朱紫并不重,他愿意永永远远背着朱紫走下去。

????在泪眼朦胧中,朱紫发誓:为了今夜赵贞背自己这一次,自己要原谅他一千零一次!

????当然,她不知道大年初一第一天,她就忘了这句誓言。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奉上!

????因为要外出开会,明日第一更会有点晚。